• 每每不想睡去的时候,总会有让人烛骨的东西。当我们不停审视自己,用不上超越的字眼。曾经,蕴藏了不为人知的真实,即使很微弱的评判都会亵渎本源的存在。脱节有时可能不是断章取义,修饰会让人烦琐,断层的隔离是想接近。不设防是胸怀的追求。往往人们都武断了些。

    影子的存在铸就

  • 每每不想面对的时候,是不知道从哪说起。丰富是沉淀不是盲从。难能可贵的是本源的安静,不是无欲无求。超脱是升华,做到的没有几个人。当人们为了追求而徒劳的话会自怨自艾,从而丢失了人的本性。

    当我知道的时候才明白我自己的东西太少,反而会向往所谓的安静。当终结的时候不仅仅

  • 光丫的树枝指画着灰白的天空,警示着初冬即将来临。尽管第一场雪迟迟没有到来,霜冻似乎让人更感到冷彻心底。鸟雀不发声响从窗前掠过,带走我的思念,就象她消失在我的世界。村舍静得只能听到古老的时钟笨拙摆动的呻吟而让人有些胆怯。面对着萤屏心里热血涌动,能否温热园子里梨树下的红叶?盼望着。

  • 天,阴沉沉的。灰白的天空被风吹得面目全非,那声音听起来也着实吓人,只是,我似乎听到了风的声音。如果可以无休止,那么风是从哪里来的呢?一座城市,一瞥村庄,一个人,在眼前消散,又不曾离去。我扣问着自己,竟无言以对。每当风儿没了声响的时候总会是一个人,就是这样,我浅浅一笑。

  • 如果我是小草

    我曾倔强的生长着

    从不为了四季的风

    我就想陌生一样的生活着

    豁然忘记了比我不幸的人们

    我从不曾不幸过

  • 我一直喜欢孟非,人的幽默感来自在才华。也是人品。

    随遇而安也是有基础的,印刷厂的工人绝不会这么淡定。

    毕竟开放了

    我庆幸着

    生活经不起过往

  • 人的病态不在于感知多少,我敌视无病呻吟的人,我更看不到月空下那片阴云。我活着。

    我想象着,我在着,我看到了自己,我知道了自己的存在。

    我尊重,过去的,现在的。

    我生活着,我火一样的爱着。

    我突然忘记

    就当作&nbs

  • 如果现在,我清醒,我迷茫。我从不曾我以为我懂了什么,我也不想去弄明白。只是,我有欣赏的人,我有我想爱的人。

    爱情,没有简单,也没那么复杂。

    我扣问爱情,我的爱情走了八年。爱情,怎样去衡量与猜测。

  • 我告诉散文网的朋友们。没有什么0后的问题。如若说一定的话,只是外因的不同。没有同比性。文学不是说教,文字不是堆积。矛盾的相对论还算真理。不要崇拜,也没有界限。张扬不是轻狂,也不是有文化底蕴才是学者。没有定义。释放不是喧泄,说得多了逃不开条框。支撑需要勇气,想来就来吧,在这里。当作我还是个真正的人

  • 我扣问没有下雪的冬夜

    冷冷的没有回音

    谁与谁的距离

    是生与死的奔驰

    从不懂语言的份量

    不再张扬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