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苦毛桃已经有些光景了,它傍着老屋埕外废弃的猪圈,孓然伫在菜园子的畦埂边,是父亲年轻时一手栽下的。

    我不见苦毛桃也有些年月了。

    兴许是因为毛桃又苦又硬吧,一直以来,它是那么的不起眼。平素里佝偻在老屋外的旮旯里,有些许形容枯槁,较其

  • 亦步亦趋,踏碎溽热的烦绊,秋高气爽在莲蓬采摘完之后无遗地展露这个季节的洗练。

    秋天是个出色的画手。绿的稻浪在依次完成抽穗、扬花、饱浆之后,先由叶端和压低的谷穗着色,伴着成熟的种子爆裂的声音,在蛙声鼓噪的丰收鼓点里,渐次黄透。田垄被破豁泻掉水,稻茬下的黑泥开始咧开

  • 一个诗歌的制高点

    文字滔滔

    由天际而来

    乡关是那几点飘渺的帆影

    无根飘萍般

    在诗歌的脊梁上突兀

  • 一直到上学前,我大部分时间是被寄养在母亲娘家的。母亲娘家是个小山村,懵懂的年月,我在那收获了太多太多快乐和回忆。这其中,荷塘的如水月色总是最撩人,最温润,时常萦回在疲累后酣睡中的场景里,慰贴生活的聒噪和伤泪。

    早时的闽南大厝飞檐画栋,在我小小的眼里甚至会觉得是巍

  • 半林暮春

    突兀的峭壁被削开一条车用便道,掩在压径的林木间。谷雨已经过了时日,布谷的催叫声隐进深林,老天吝啬的雨滴才在这个暮春姗姗来迟。淅淅沥沥,断断续续,幽深的谷更加空濛,落英蘸满泪珠,沉甸坠躺在枝下,等待着化作春泥的宿命。雨雾在林端晕染,象在做一场断肠的惜别,

  • 喜欢纳兰性德,不仅因为他落拓无羁,他的多情率性,他散发淡淡忧伤的词,更多的,竟然是因为发现他竟是位地地道道的茶人。

    “箜篌别后谁能鼓,断肠天涯。暗损韶华。一缕茶烟透碧纱。”《采桑子》原文的后半句被解释为:“思念的煎熬中,偶尔的幻觉会扶持着我不至于太绝望,一缕烹茶

  • 作者:江凤鸣

    早年读书,最喜欢的诗句,是美女诗人林徽因的那首《你是人间的四月天》:诗中写道:“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

  • 人世欢清,跌宕或者平仄,岁月终会淡然沉潜,生着香,盈在记忆侧畔。一杯清茶,便是约略未嫁的佳人了,知性而且温情,会对着时光,与你,絮絮而谈。

    蛰居山水茶乡是人生一大幸事,每个晨曦轻推虚掩柴扉,青山绿水扑面,把自己入定成一株观音在一把竹凳上,在这个春天和煦的春风里,

  • 大凡是羁旅漂泊的人,都会在心底里,在肺腑里,烙满各种故土家园的印记,直至老去不敢忘怀。清水岩,这座沧桑浑厚的闽南千年古刹就是游子心中最挥之不去的乡愁。

    千百年来,这座“帝”字形的古刹为数以千万计的多少异乡浪子魂牵梦萦,是魂灵的皈依景仰;是如萍飘走心底的依托;抑或

  • 湿漉漉的月亮

    擎起在故乡荷塘才露头的叶尖上

    湿漉漉的月亮

    颤巍灵动在故乡蛙鸣的末梢

    踯躅游走了一夜

    始终,没在故乡第三遍的鸡鸣

  • 1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