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性客观看待诺贝尔奖

    傅伯勇

    今年的诺贝尔奖得主名单日前已经公布:美国威廉·凯林、英国彼得·拉特克利夫和美国格雷格·塞门扎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加拿大詹姆斯·皮布尔斯、瑞士米歇尔·马约尔和瑞士迪迪埃·奎洛兹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美国约翰·古迪纳夫、英国斯坦利·惠廷厄姆和日本吉野彰获得诺贝尔

  • 发扬“两路精神”,建设交通强国

    傅伯勇

    “路为国脉”,交通运输事业是兴国之利器、利国之基石、强国之先导。

    今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印发《交通强国建设纲要》,围绕构建安全、便捷、高效、绿色、经济的现代化综合交通体系,着眼于基础设施、交通装备、运输服务、人才队伍等交通基本要素的协调发展

  • 我的交通见闻录

    傅伯勇

    “连峰际天,飞鸟不通”,贵州省由于崇山峻岭,落后的交通状况在历史上不堪回首。近五十年的见闻,我也有刻骨铭心的感受。

    读小学时,我是在离家500米左右的村小学读的,蹦蹦跳跳几下子就到了,没有感觉到交通对我有什么影响。读初中时,我是在镇上读的,离家往北有4公里左右,走

  • 中 秋

    傅伯勇

    中秋

    是一棵桂树

    醉了行人

    醉了游子

    中秋

    是一轮明月

    照在庭院

    照在天涯

    中秋

    是一只夜鸟

    一声嘀咕

    满地银华

    中秋

    是一个故事

    梦醒之后

    在水一方

  • 我与扶贫

    傅伯勇

    听到邓碧丽考上大学的那一刻,我比几个朋友聚在一起吃饭喝酒还要高兴。

    这个女孩就住在我茶园边上,与我非亲非故。从小时,她父亲生病;大约四岁左右,弟弟刚刚出生不久,母亲就离家出走了;七岁左右,生病的父亲又去世了。她和三岁左右的弟弟邓豪就与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

    最初

  • 我和我的寨子

    傅伯勇

    几天前,从省城回到之前工作的县城,准备去老家寨子看看,就从县城开车回去。县城与老家寨子之间,是一条20米左右的宽宽的326国道,只有6公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我把车停在院坝里,登上了房屋的三楼。在楼层的过道上,我出神地看着下面坝子上的彰教工业园区和穿过工业园区边上的杭瑞

  • 鸟的王国

    傅伯勇

    从前,金雕把鸳鸯、麻雀、乌鸦、鹦鹉、猫头鹰、画眉、大雁、鸽子、喜鹊等召集在一起开会,准备成立一个王国。为了这个王国,它们打算建造一座宫殿,以便合署办公,共同治理这个国家。

    于是,这个团队开始忙碌起来。但在建造宫殿的过程中,问题却接踵而至:

    鸳鸯过惯了自己的生活,啥也

  • 乘坐公交感悟

    傅伯勇

    站在同一站台

    等候的未必就是同一路车辆

    乘坐的是同一路车辆

    到达的未必就是同一终点

    到达的是同一终点

    到站后未必就是并肩前行

    就算是并肩前行

    也许到下个路口依旧会说“再见”

  • 由“1%的力量”说起

    傅伯勇

    有人做了一个有趣的数字游戏:就是一个人如果以“1”为基数,每天进步1%,一年后就是37.78;如果每天退步1%,一年后就是0.03。换言之,一个人每天进步1%与每天退步1%,一年后的差距就是1300多倍。

    这带给人的,是一种强烈的震撼;而这样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 闲话“放下”

    傅伯勇

    佛经里有个小故事,说有两个和尚外出化缘,河边遇到一个女子,踟躇不前。一个和尚上前问道:施主可有难处?那女子皱眉告曰:这河水深浅不知,奴家欲去对岸而不得,师父可否帮我?该和尚面有难色。另外一个和尚听罢,躬腰背着女子,涉水而过。

    第二天,那个面有难色的和尚不解,问曰:男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