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脚下的路,李忆萍走了十几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亲切。

    这条小路永远都是两种情况,晴天,尘土飞扬;阴天,泥泞不堪。村里爱疯的小伙子三三两两的骑着最新款的摩托车载着不知哪个村的大姑娘,嬉笑着飞驰而过,或烟雾缭绕,或泥水四溅,路人总是饶不了的骂天、骂地、骂他的祖宗十八代。

  • ??1??初秋的雨,细致的洗刷着这个北方的小城市,把夏天的闷热和浮躁连同落叶一并打落,班班驳驳的散落在路上,透着一丝悲凉的狼狈。??雨一直在下,楼道里有些昏暗,嘉宝一手拎着雨衣,一手拨着滴水的刘海慢腾腾向教室走去,阴沉的天、凌乱的落叶让嘉宝的心情好不起来。夏瑞说,嘉宝是一个漂亮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