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雨畹町桥

    朱湘山/文

    01

    时间可以埋没一切,唯独不会抹去历史。历史在造就事物发展纷繁脉络的同时,也创造出了不可复制的印迹,令人回味无穷。

    第一次听到畹町,就像听到一个婉约少女的名字,恍惚看到一个婀娜多姿的傣族姑娘,令人神往。这是一个美丽的小镇名字,是大西南边塞上一颗光彩夺目的明珠

  • 朱湘山/文

    01

    上了黄河大桥,风便直往脸上扑,虽是初夏,却仍有几分凛冽的意味。桥很长,北望是无垠的旷野,其间缀着几点青砖灰瓦的平房,隐隐传来狗吠,渲染出一派乡歌情调。东去的河面雄浑开阔,豪迈地奔向黄海,滔滔不绝而亘古不息。这黄河的水啊,不知何时而成,不知何日而变,它只顾着一味雄浑,一味浩茫

  • 国医之魂

    朱湘山/文

    01

      沿着雨丝轻轻点击的石板小路,拾阶而上,放眼烟雨濛濛的整个墓园和祠堂,倾听雨点敲打着医圣碑亭的飞檐,带着几分冰凉的忧思、几分潮湿的惆怅,我来到了南阳医圣祠和仲景墓园。也许在一般人的心中,祠堂、墓地总是和孤独伴随,那里没有觥筹交错的杯光酒色,只有斑驳的墙壁

  • 朱湘山/文

    南阳的秋天始终是柔和而有风情的,一如白河两岸日新月异的建筑,流溢出明朗的情调。风从独山上款款而下,不经意间抚弄着行人的衣衫,四野一片金黄,既有自然的本色,又不失成熟的况味。秋季一过,厚重磅礴的冬天就要来了,但它在冷酷之余,又多了一份从容坦荡,令人畏惧,也令人着迷。

    01

    从南

  • 朱湘山/文

    宛,河南省南阳市的简称,全市现辖宛城、卧龙2个行政区、10个县市,为豫陕鄂区域性中心城市、河南省域次中心城市。神农氏曰:“此地真乃灵气宛潜,富民宝地”,司马迁《史记》将宛作为地名记载,使之历史化,定型化。【题记】

    01

    伏牛山的脚下,一行碧水迤逦而来。两岸是密密如织的绿意,芦

  • 朱湘山/海南

    1

    重阳节,把湛蓝还给大海。让蓝色的世界里

    天也蔚蓝,海也蔚蓝

    看皎洁新月,荡漾于铺满皱褶的笑脸

    2

    重阳节,把碧绿还给大地。让绿色的波浪

    裹挟着夏的炽热,秋的苍凉,歌唱着在此刻缱绻

    让每一个寂静的日子,都绽放出动人的容颜

    让每一天的心情,都在秋风的

  • 朱湘山/文

    眼前是一望无边的瀚海戈壁,衬着远处孤零零的一抹血色残阳。就算是这样人迹罕至的地方,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居然还有几个行色匆匆的商人,赶来通关。一群疲于奔波的商队匆匆掠过,铁蹄在官道上敲出零星的火花。很快,这群人被放行,守关的将士点燃篝火,这时,几声羌笛悠然响起,回荡在边关的四周,

  • 朱湘山/文

    祁连山、马鬃山、宽台山、黑山……它们像列队的兵士,渐渐黯淡于我们的身后。眼前看到的,是一种无法忘却、无法抹去、无法抗拒的永恒框架:苍凉,无限的苍凉。

    所有的风景都带着坚硬粗犷的质感,绝无小桥流水、莼鲈之思的细腻和柔软,更无杏花春雨、草长莺飞的繁华和纤丽。天空是明亮的银白,

  • 朱湘山/文

    日出时分,大漠的晨曦清凉如水,我们告别嘉峪关,开始从314省道驱车西行。远离了绿树花草,瞬间荒凉再现,眼前呈现的是戈壁沙漠的奇异风光和雅丹地貌,茫茫戈壁滩上布满粗砂、砾石,大风吹过,沙沙作响。一条条干涸的石沟毫无生气地横卧其间,砂石敲打着车窗,似乎在用特别的方式,迎迓着我们这

  • 朱湘山/文

    十月的额济纳旗,早晚特别凉,从居延海上吹来的风带着一种肃杀的凛冽,在空旷的城区里呼啸肆虐。黎明时分,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尚在梦中,沉睡中的人们抓紧完成最后的梦境。远处中传来洒水车的铃声,为这寒冷的北国深秋送来一丝活力,看过胡杨林的我们,告别了大漠中的边城,前去拜谒千里之外的敦煌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