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朱湘山

    这是一条深情的河,两岸青山相拥,一川碧水荡漾。

    这条河,承载着太多的历史记忆,有着笔墨难以描摹的厚重与苍凉。它来自于巍峨的五指山,来自于苍茫的大森林,带着千回百转的记忆,带着金戈铁马的余音,带着两岸百姓琐碎而生动的悲欢感慨,一路奔波而来。

    多少年了,行人的脚步带着仆仆

  • 文/朱湘山

    山峦起伏,天际间一抹洁白,犹如雪山漂移之状,极富于神韵和动感。走上水库大坝,风就从身旁扑来,远水悠悠,倒映出晴空下的牧歌田园,极目眺望,四野空濛,丛林深处,几处红瓦粉墙在阳光下时隐时现,间或几声犬吠,衬出一种旷远的苍凉。

    这就是李家台所处的南山地区。

    时值初夏,天空,

  • 朱湘山/文

    三月,当海岛笼罩在灿烂的阳光里,城市就凸显出奔放与热烈的质感。走上街头,时时会感到初夏的燥热,这时候出门,坐车无疑是比步行更值得考虑的选择;海岛的春天多雨,大雨滂沱,瞬间积水成河,就算手中有伞,也难保全身湿透,透明的积水迷惑着人们,看着是路,走上去水深却淹没脚背,即便是“一蓑烟雨任平

  • 朱湘山/海南

    海口的冬天没有三亚那样阳光灿烂,潮湿的海风掠过海平面,带着清冽的寒意,从城市的大街小巷穿过,窗外常常留下一团团的水雾,特别在春节临近的时候,气温变化无常,不阴不晴的,太阳偶尔露一下脸,却又不肯久留,空中时有小雨飘落,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增加过年气氛似的。

    2020年1月22日清晨,

  • 朱湘山/文

    南渡江,带着原始的野性,一路向北,在与大海激情相拥的出口,展示出一部海韵悠长的历史画卷,孕育了一座风姿绰约的滨海城市。这座城静静地遗世而立,守望在波光粼粼的琼州海峡的彼岸,丝毫没有被外部世界遗忘的忧患。上下五千年,风烟数万里,它与时俱进而又风貌独具,高楼林立而又老街幽深,五湖四海而又

  • 01

    汽车沿着汉水东岸行驶,一路向北,进入丹江口市腹地,筑在大坝两岸山岭上的的彩色小城顿时惊现眼前。远处山色葱茏有致,山尽水出,水流山动,别有一番情趣。极目所眺,天蓝如洗,路如彩带飘舞,若隐若现,烂漫的山花簇拥在脚下。红色屋脊密集建筑在起伏错落山岭之上,宛如朵朵红云从山坡蔓延至远方,安宁质朴的样

  • 海口的冬季虽短,但也和许多内地城市一样阴冷潮湿。那几天,时间总是显得格外漫长:灰蒙蒙的海岸边,湿漉漉的海风卷起落叶,在沙滩上打着旋,仓惶地寻找归宿。每到这个季节,我就想起了北方,想起在五二五厂渡过的那些冬天,想起家中那个温暖的火炉。

    我初到五二五厂的时候,住房十分紧张。为了照顾新人,单位分给我一

  • 朱湘山/文

    在海南,说到吃海鲜,懂行的人一定会告诉你:去潭门吧,那里离西沙最近,海鲜都是刚从西沙的深海里打捞的;在海南,要打听海洋文化和南海的历史资料,人们也会告诉你:去潭门吧,那里的南海博物馆资料内容详尽;在海南,要买海洋工艺品,人们还是告诉你,去潭门吧,因为那里满大街都是文艺气息十足

  • 朱湘山/海南

    这是一条神秘而又奇特的纬线,北纬三十度上下,贯穿了世界四大文明古国,是中国最美的风景走廊,华夏始祖炎帝在这里斫木为巢,架梯采药,架出了一个不朽的神话,于是大巴山之东,秦岭之南的一脉群山,就生成了一方人间仙境、旷世奇观——神农架。

    读书时就听老师介绍说:在巍巍群山、莽莽荒

  • 朱湘山/文

    不知从何时起,只要回到老家,我就喜欢和亲友去看一些早已熟悉的名胜古迹。那些老旧的景致,如同一幅幅萧疏淡雅的风情画,滤除了嚣尘,充溢着宁馨,晕染了历史斑驳的风雨。在那些纡回折曲、仿佛没有尽头的芳草古道背后,是岁月在无声地昭示着世事悠长,情怀沧桑。

    前年回湖北,荆门的朋友陪我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