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场自武汉发端,继而波及全国的“新冠肺炎”瘟疫,使本就热衷于思辨和检讨的中国人一下子群情亢奋,开始不约而同地对这场瘟疫的罪魁祸首进行声讨。

    当弄明白蝙蝠、果子狸等野生动物并非瘟疫的罪魁祸首,打开潘多拉魔盒的,是集自私、贪婪、野蛮、残酷、任性、伪善等等“毛病”于一身的人,是那些捕猎、贩卖、屠宰、烹

  • 人是造物主最得意的杰作,因此他便对其格外偏爱。为了人类能够变得更加聪明,能一直跌跌绊绊的生存,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要降临一场灾难,就象对子女“为之计深远”的父母,总是在其成长过程中不断制造一些小“麻烦”,让他们在“吃点苦头”中得到锻炼。

    尽管这种方式有些残酷,代价未免沉重,但对已变得越来越复杂的人

  • 因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2020年的春节,必将载入历史。

    在2019年即将结束,2020年刚刚到来之际,无所不能又变幻莫测的大自然之神,在号称“九省通衢”的武汉的某个角落,悄悄地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于是一个叫做“新冠病毒”的幽灵,悄无声息如水泄地的在这个近150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四处游荡,并

  • 已经到了腊月的尾巴,一年马上就要结束了。小区每个单元的大门口都挂上了大红灯笼,树上和绿化带里用灯带扎起了新年吉祥物、各式各样的鲜花、“欢度春节”或者“新年快乐”等祝福字样,一到夜晚,那平常猥琐得令人恶心的老鼠一反常态,在草坪里和街道两侧的绿化带里,或憨态可掬或聪明乖巧的与闪烁的鲜花和夸张的文字一起跳

  • 天地间到底有不有鬼,这真是个问题。

    说有吧,好象谁也没真正见过,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是没见过的,而且就目前的科学研究水平也证明确乎没有鬼。

    说没有吧,从小听大人讲的那些鬼故事也都千真万确,而且仿佛不少就是发生在大家都熟识的人身上,很多书上讲的鬼故事也都煞有介事,关键是民间还为此产生了许多“学问”

  • 酒酣耳热之际,声音渐渐高起来,说,喝!你我兄弟还说啥呢,不管什么事,说一声,一句话!他一仰脖子,将一杯热辣辣的液体一滴不剩的灌进喉咙里。然后咂咂嘴,重重的拍一下朋友的肩,说,够意思,这才叫朋友,你这朋友我交定了!其实今晚在一起喝酒的朋友多数不认识,他们是朋友的朋友,因朋友而坐在了一起,又因几杯酒成了

  • 时隔三十年后,回村参加儿时好友阿青儿子的婚礼时,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阿平。

    阿平是我童年时最好的玩伴,而且作过我好长时间的“媳妇”,一是在玩“过家家”的游戏中,一是在我心里。

    当时阿平正作为主厨,站在阿青家地坝边临时垒起的土灶前,挥动着锅铲在一口巨大的铁锅里翻动。高高的个子在同样忙碌着的妇女中

  • 有时真的挺羡慕哑巴,既无不会说话的担忧,对别人的话也可选择性听取,顺耳则听,不顺耳就装作没听见,不用去猜别人的心思,看他人的脸色。实在不能沉默不愿沉默的时候,尽可哇拉哇拉地胡乱比划一通,让别人去猜。

    最烦心的事就是不会说话。不是如哑巴一样说不出来,是缺说话的艺术,是不会转弯抹角的说话,不会见人说

  • 那是二十年前的秋天,桔子快熟了的时候。

    那天我正在上班,朋友老喻打来电话,说朱哥可能得癌症了,下班后到他家商量一下怎么办。

    朱哥是县医院的医生,将近一米八的个子,身材魁梧,体格健壮,性情十分豪爽,是那种一个哈哈都会惊得鸡飞狗跳的人,怎么会突然就得了癌症呢?老喻的电话不啻为冬天的一声惊雷,惊疑

  • 狗爷死了,死得很安逸,死得让那些一辈子相信因果报应的人对菩萨都失去了信心!

    他死在城里儿子的家里。死前头天晚上还好好的,晚饭时还喝了二两白酒,然后一家人看电视看到十二点。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儿子听到旁边房间里象有牛在喘气,那房间里睡着他老子和他儿子。于是急忙披着衣服过来查看,只见他老子已从床上滚

  • 1234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