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乞食爷和松树爷

    周贵义

    我呱呱坠地时,三年困难已过,分产到户正在实施,各地的经济开始复苏,但家境依然十分贫寒。母亲坐月子,一日三餐都不能管饱,更不用说补充营养了。奶水严重不足,出了月,我在襁褓中蜷缩成一团,跟刚落地时差不多大小。羸弱还在其次,最要命的是不知什么原因,稍有不慎就上吐下泻,用

  • 书坊庭院深几许

    周贵义

    国庆长假的第二天,我和妻子及李广东、黄荣登、邹木荣夫妇应马泗水夫妇之约,欣然驾车到四堡镇马屋小聚。我们几个都是戏称“唐山炮校”——初中校长培训班的同学,情趣相投,交往已有20余年。

    没有真正驻足过四堡镇,只是前往清流、宁化时路过,那时,省道204线穿镇而过,进入四

  • 周母三迁

    周贵义

    姑田周氏,原籍文亨龙岗,祖公周廷枫兄弟五人,其排行老二,伶俐聪慧,少有功名,为人处世,得体圆融,很受人待见。祖婆罗氏,贤淑大方,心灵手巧,接人待物,家务女红,敬老爱小,和睦邻里,无不周全精到。育有二子,长名兆龙,幼名兆凤,一家四口,其乐融融。春闱,祖公进京赶考,不第。虽然功

  • 到南安霞美做了一回大嘉宾

    周贵义

    连城客家人,女子出嫁的第二天,女方要组织一拨亲房男士到男方家参加婚宴,此拨男士,谓之大嘉宾,俗称:大宾客。第三天要去一拨女士,叫做做三周。侄孙女嫁至南安霞美镇,应侄儿辈大哥三明之邀,11月25日,农历10月18,从姑田老家乘坐旅游班车到南安霞美镇,做大嘉宾。

  • 最美是赖源——三题

    周贵义

    新婚开百子盒

    梅花山腹地的连城县赖源乡,地接四县,水流三江,山高路远,林海茫茫,这里民风淳朴,尚古流芳,最有特色的莫过于新婚开百子盒。

    婚宴在新娘入门的第二天中午举行,约莫正午时分,赴宴的亲朋好友按辈分年龄、亲疏远近,在八间头老屋的上下厅和偏厅坐定,等菜上

  • 1979,我的高考

    周贵义

    (一)文理分班

    恢复高考以前,大学对我来说是既辽远又神秘,觉得跟自己一丝关系也没有。

    1977年恢复高考,我的发小张必麟的哥哥,一个只有初中毕业,每天跟着父亲学裁缝讨生活的后生,竟然考上厦门大学,这样的奇迹让我惊诧不已,好像大学并不是那么的可望而不可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