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扶贫日记之16

    脱贫攻坚需得建强第一线前沿阵地

    总书记说过,基层党组织处于脱贫攻坚的第一线前沿阵地,基层党支部更是脱贫攻坚战的主力军、先锋队。

    三年来,本人有幸成为基层组织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队长,深感荣幸,但感触良多。

    三年前的樟树村,党总支软弱涣散,不团结的事情时有发生

  • 忙碌着,但却快乐着

    ——扶贫工作队长的一天

    早上五点半钟,我就睡不着了,毕竟上了年纪,50来岁的人了,岁月不饶人呢,真是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啊。

    住户一家还在梦乡,我起了床,轻轻的,不敢惊动他们,怕是打扰他们的好梦。

    清晨散步有益身体,我步行在干净的水泥村道,清香的空气迎鼻

  • (通讯员 胡笛)7月20日上午,市教育局驻樟树村扶贫工作队邀请了中央财政“关爱农村贫困户留守老人”示范项目组来樟树村慰问。

    常德夕阳红颐养院一行20多人对樟树村25个贫困户留守老人进行了心里辅导、保健按摩和文娱节目表演,并给每个老人送大米一袋,食用油一壶,蚕丝被一床,日常用品,保健品等,总价值

  • “娃儿说话了,没法啊。”我总听到老赵说这句话。

    和老赵认识时间不长,也就一年左右吧,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常常和这位农村泥瓦匠打交道,有时吃住在他家。虽然老赵年纪不大,也就四十岁左右,年纪比我还小,但日夜的操劳和繁重的体力活,使他衰老得很快,加上他不修边幅,整日胡子拉杂,显得比我年纪还大。村子里的人

  • 是夜,宿于住户家。

    静谧的星空,只有蛙鸣声不断……这里远离了城市的喧嚣,清新的空气,着实让我睡了个好觉!清早,我习惯性的打开手机微信,浏览手机上微信朋友留言;一个微信好友的申请引起了我的注意——“摸泥巴的人”已向我发出邀请,加我为微信好友了,等待我的确认,给我的留言是:“我是毛草湖镇樟树村村民”

  • 也许我的扶贫政策理论测试打不了高分,每次笔试或者领导当面测试,我总是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生怕答不上来。毕竟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比如“扶贫五个一批,六个精准”总是记不全,就是记全了,等几天又忘了,于是,我不得不随身带着政策宣传资料。也许我的工作日志不合规范的要求,因为,我记录的全是64户贫困户175人

  • 怀着沉重的心情,举起沉重的手,重重地敲击着电脑键盘,用时一周,反复几稿,终于完成了《走访我的最后一户贫困户》。

    这是一篇记事散文,一篇拥有着真实故事、有血有肉的散文。故事中的贫困户小兰就住在我任扶贫工作队的村子里,小兰也是她的真名,只不过,我没写她的姓。这里,我想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描述真实

  • 是夜,宿于住户家。

    静谧的星空,只有蛙鸣声不断……这里远离了城市的喧嚣,清新的空气,着实让我睡了个好觉!清早,我习惯性的打开手机微信,浏览手机上微信朋友留言;一个微信好友的申请引起了我的注意——“摸泥巴的人”已向我发出邀请,加我为微信好友了,等待我的确认,给我的留言是:“我是毛草湖镇樟树村村民”

  • 老朱是俺津市教育局纪委办的主任,大名朱传春,不是生意人,只做个老师、校长、干部,从没做过生意。帮扶樟树村以来,村民叫他老朱。

    11月2日,阳光娇好,老朱作为教育局纪委办帮扶责任人,怀揣着政府免费给困难户办理的保险单和医保返还款,在赶往自己包保的毛里湖镇樟树村欧阳克锋家的路上急走。他50老几的人,

  • 我老家住在澧水河边的鲁家坪,澧水河对岸是一片无垠的芦苇洲。在我小时候,有几件与牛有关的事是永远不能忘却的。

    “牛触架”

    隔壁队里的牛经常和我们队里的牛触架,一般人怕拢身,只有队里最勇敢的人,才敢用火把把他们烧开了事。在我只有5岁左右时,我们生产队的最强壮的公牛与隔壁队里的公牛在河边打起了架。

  • 上一页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