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行李箱,没有礼物,只是斜跨了一个破布包,跟原来一样,我又回来了。

    好久不久,奇幻森林。

    Shirley,你回来啦,姥姥已经在等你了。

    嗯,我知道了,阿木木。

    这次迎接我的是阿木木,不知道下一次,又会是谁,但不管是谁,我都认识。

    我整理了下布包的位置,径直走向姥姥的住处,她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