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桃是个村,位于宁波西南近七百多米的高山上。花桃距宁波市区约一百六十余里,是宁波最高的一个村,也是最远的一个村。花桃隶属杖锡,但她另有自已好听的名字,那便是花桃。

    我去花桃纯属偶然。不久前一次外出,本来说好去龙观峰顶。在鄞江车站候车时,恰好有一辆去杖锡的公交车开来,当时同行的那位因总想去杖锡,于

  • 孤独

    作者:一粟

    孤独是一个人的跋涉。

    冬去春来,形只影单。

    走不完的路,到不了的家。

    孤独是弃屋窗台边一盆的花。

    人去楼空,窗破屋斜。

    娇艳地开着,却无人看无人採摘。

    孤独是等着一个不会回来的人。

    明知不归,还在生命的旅程里苦等。

    昼去夜来,青丝白发。

  • 上几日参加了一个同学会,提起来一些往昔旧事,归来后心里一直有些纠结。今天吃完晚饭拾掇下东西,还是从家门走了出来。

    天色已经不早,夜静静的,褪尽了白日的喧哗。天上飘着云,遮住了高高挂起的月亮。闷闷的天,一时无风。公园里暗暗的,黑黝黝的亭子,黑黝黝的桥,连原本苍翠的树,也是黑黝黝的。眼前的一切,仿佛

  • 上一页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