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枫叶

    2019年11月23日徒步四明山麓观枫叶有感

    一粟

    冬雨潇潇,落木萧萧。一棵枫树,竚于道旁,满目的绯红,似羞赧的脸庞。

    一本旧书,夹着一枚枫叶。一行俊美的毛笔小揩上题:“愿为红叶,等你到遥远的冬天”。

    是送达的相思?是未寄的苦恋?斯人或作古,眷恋仍依然。

    情至极,也许就

  • 两袖沐月日,一步跨徽杭

    一一徽杭古道两日记游

    一粟

    百度百科有载:徽杭古道 ,起于安徽省绩溪县伏岭镇,止于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清凉峰镇浙基田村,全长20余千米……是中国继“丝绸之路”“茶马古道”之后的第三条著名古道……。

    上月21、22两曰,《宁波快乐自由群》组织了一次徽杭古道两日徒步

  • 游九咆界已过去多日,但甘草湾上方的五咆(瀑),和那片美丽幽静的山谷,还一直留在我的记忆橱柜里存放……

    九咆界,位于浙江淳安秋上线屏门乡境内,是一个著名的景区。九咆界,顾名思义,就是在这高山峡谷之中,有九条咆哮的瀑布藏于其间。

    从海拔五百余米上的上西村民宿,顺风苑峡谷向下,有四条瀑布(因观察不

  • 腊梅

    公园里园林处工具房的对面,种有三两株腊梅。因该地处公园略偏,所以常被人忽略。

    常去公园里散步,有时为图清静,也喜欢朝偏一点的地方走。于是也常有见这几株的腊梅。

    腊梅,平淡无奇。不象银杏树那样,整棵树枝干挺拨直刺云天。就连分枝也是向上的,挺拨的。远远一看,银杏给人的感觉是挺拨俊逸,象

  • 一座深嵌在山脊的小镇

    一一篁岭

    篁岭位于江西婺源境内。从岭下往上看,篁岭不过是镶嵌在群山之间的一座小山,平淡且无奇。我们从岭下坐索道,不一会功夫便来到了岭上。

    从半山腰的索道口走出,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条十分宽阔的泥石路,路的一边是高高的山峰;另一边则是深深的峡谷。路口靠峡谷的一侧,高高

  • 晚秋,枫叶染醉,白露凝霜。桑榆处,一抹夕阳残照。

    公园里,树叶凋谢了,绵长的甬道,尽现着落叶的枯黄。杨柳恋恋,耷拉着脑袋,稀疏的枝条,在残阳下抖索。樱花树光秃秃了,那枝干上绽放的花,曾是这周遭里最美的姑娘。苍老的水杉裂着皮,龙爪槐也把背躬起来了。桂树的余香虽仍在公园里飘忽,漂亮的秋菊也在努力着为

  • 往事如风,有些事刮过了,不再回来,而有些事则象压在箱底的古董,时常会在记忆的“整理”中反复显现。我的那段一面之缘,便是那藏于心头的其中一件。

    早年因工作原因,常需去外地出差。有次去广州,因有位新人须我带他同去,所以这天早早便出了门。打车到机场,同行已等候在那里。彼此一番寒喧,我们便检票进入了候机

  • 光阴似箭。转眼的功夫,去宁海中央山村已过去了一月有余。回味起当时的情景,一些事,仍有可嚼的味道。

    我们去中央山村纯属偶然。七月底,群里组织“宁海逐步村”二日游。可到那边后,发现当地的情形(包括吃饭,住宿等),与当时承诺的大相径庭。由于无法沟通,大伙决定离开。当然,后来确是离开了。但返家的路上,谁

  • 仙宫湖在浙江云和县紧水滩水电站的堤坝上,距宁波三百六十多公里。六月中旬,我有幸去了这个美若仙界的地方。

    这天从宁波出发,一路车到丽水吃中饭。饭后稍事休息,车便顺着龙泉溪一路溯上。龙泉溪属瓯江上游,水面开阔,水流湍急。车在路上开,一边是青山巍巍,一边是流水滔滔,风景自不用说。公路顺山势渐渐向上,车

  • 从月湖的芳草洲出来,走过卢宅便可以看到前面甬道的两侧,种有许多的樱花。

    这里樱花树的花,分白色和粉色两种。白色的花十分的圣洁;而粉色的花恰似少女心中粉色的梦,朦朦胧胧诱发着思春的娇羞与小鹿撞心般的躁动。

    春暖三月,樱花树的枝条上便会长出许多的花蕾。随着天气的渐渐变暖,花蕾便越长越多,越长越快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