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年正月里,小时候一起玩耍的几个伙伴聚了几次,酒酣耳热之际,我们便互以小名相称,觉着特别亲近。我的小名便再一次高频率地出现了。

    大概是1967年的秋季吧,反正我还在母亲的肚子里,队里妇女们在一起干农活,休息时母亲抱了刚吃过奶水的发小,谁料此君屙屎于母亲手心,当时年已45岁的母亲正怀着我,于是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