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磁圭印象

    文/丹枫

    磁圭,江南古邑建昌府的一个偏僻乡村,一个名人辈出的灵秀之地,一个地名别致且历史厚重的神秘村落,一个四县交界的清幽之所。这里产生过著名理学大师、文学家、教育家罗汝芳,吏部侍郎、礼部尚书、文学家、诗人罗玘,近代桥梁建筑大师罗英……。磁圭就像一个谜,我一直希望有机会身临其境去探

  • 流经岁月的感怀

    文/丹枫

    秋去冬来,枫染尘埃;岁月流逝,感怀倍至;人生百年,唯情至坚。沧海桑田方寸间,转眼又把旧历掀。流年,就这样,隆重而来,又悄然而去,丰满了记忆,苍老了容颜,送走了秋凉,迎来了冬寒。

    风的摇曳,是一道天然的风景,无需挂怀;叶的飘落,是一种四季的更替,何须情牵;雪的飞舞

  • 徜徉在深秋的蠡湖

    文/丹枫

    2017.11.04

    深秋的周末,暖阳在天际舒缓地释放着缕缕热情,寒风乍起,空气中透着一丝丝沁人肌肤的凉意。与妻携手散步至离家不远的蠡湖新城,沐浴着秋风里的煦阳,呼吸着户外的新鲜空气,舒展着久未运动的肢体,信步探访那深秋里的蠡湖。

    蠡湖,又名漆湖或五里湖,

  • 《生命的意义》

    文/丹枫

    高尔基在给他儿子的一封信中写道:“给,总比拿好”。他看到儿子在乡下种的一棵树已茁壮成长,感到无比的欣慰,因为他体会到了生命的本质和意义,那就是在生命的历程中,不断给予世界给予别人一些什么,在给予和奉献中升华生命的质量。

    说实在的,人的天性是习惯于得到,而不是习惯

  • 《冬日暖阳里的三角梅》

     作者/丹枫

    母亲种的三角梅

    在冬日的阳台上

    开得分外娇艳

    傲立于寒风之中

    映红了蓝天

    艳丽了暖阳

    激昂了岁月

    温润了时光

    即使寒风中花枝颤抖

    只要有暖阳轻抚

    依然把激情伸向天空

    阳光灿烂了寒梅

    寒梅染红了暖阳

    寒冬

  • 《壮美壶口瀑布》

    文/丹枫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

    从江南飞到陕西

    又从西安驱车四百公里

    只想来看看梦里的你

    壮美的黄河壶口瀑布

    望一眼黄河之水

    怎么从天上飞泻而来

    看一回万年流沙

    怎样奔腾到海不复还

    两座连绵起伏略显苍茫的山

    在历史的风雨

  • 银杏将初冬染得金黄

    文/丹枫

    11月的初冬,空气已经透着浸骨的寒意,出差皖南当涂,散步于当涂某医院院区,竟然发现一片金黄色的银杏林,虽然没有一些知名银杏林那么漂亮和张扬,但它却以自己独特的橙黄色的树叶,将初冬时节的皖南小城染成一片金黄。

    这片银杏林并不起眼,不足三十棵,向阳的一排银杏树的

  • 漫步溪源大峡谷

    文/丹枫

    南平,闽北的一个山区地级市,第一次出差至此地,周末,寻半日闲暇,到离市区二十公里的“溪源大峡谷”散步,与八名同事在山谷之间的林荫小道慢慢穿行,欣赏着峡谷间的清澈小溪,观赏着山旁的各种原生态树木和花草,呼吸着充满负氧离子的新鲜空气,感觉身心分外轻松愉悦。

    漫步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