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词语的海洋浩瀚无边,词典是那片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人类靠着这叶名为词典的扁舟渡过大海,搜寻最能准确表达自己心意的语言,那是找到独一无二语言的奇迹,那就是《大渡海》。

    ——词典《大渡海》主编松本

    日本电影《编舟记》讲述的是日本一家大型出版社玄武书房隶属的一个词典编辑部的故事。坐落于窄小拥挤、光线

  • 今天,2021年1月10日是第一个中国人民警察节。此时,五十年前天津交警宋继东那浓眉大眼、端正英俊的面容又即刻浮现在我眼前。

    那一年的春节前,寒风刺骨冰天雪地。在河北省下乡的二姐准备回家过春节并将要带回家的东西,(亲朋送的及二姐自己买的农副产品、粮食等)委托村里路过天津的卡车提前给带回来。父亲按

  • 这是一张没有主角的合影,前排中间坐着的是我,这本应是我最敬爱的启蒙老师顾爱祥老师的位置。

    54年前,我小学二年级即将结束时,“文革”开始了。学校说为了战备的需要,我们要按住址就近重新分配学校,顾老师也将被派去学习俄语,不再担任我们的班主任了。我们都舍不得顾老师,我记得入学的第一天,是大姐把我送到

  • 当我偶尔还在因为疫情的原因,为上一篇《2019邂逅一池枯荷》而缺少了卧雪残荷那最后完美的一笔而感到遗憾时,再一次来到公园已是乘着夏日的微风,那荷塘也已是“青荷盖渌水,芙蓉葩红鲜”,亭亭玉立摇曳生姿。

    一年一度的荷总会吸引人们乐此不疲争先恐后的来拍照,除了她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魅力,

  • 初冬,在公园散步路过荷塘,偶然发现金黄色的斜晖洒在一株枯干的荷叶上竟然是如此的美丽,驻足停留仔细端详并对枯荷产生了兴趣。第二天的同一时间我带着相机兴致勃勃的又去了荷塘。当自己要拍照时,面对这杂乱无章、横斜竖倒的枯荷枝条又无从下手,怎么也找不到能拍出枯荷那水墨丹青线条留白的意境风格的素材。既然是她的自

  • 父亲生前酷爱养花。

    四十年前,堂嫂从哈尔滨娘家给父亲带来一片令箭,父亲扦插在花盆,经过两三年的精心养殖便繁殖出很大的一大花盆来,每年的五月份都会开很多鲜艳的大红花,每天父亲都将他这开满花的大花盆屋里屋外的搬出来搬进去,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父亲去世后,母亲自然而然的接管了照顾这些花的重任,因

  • 今年母亲节儿媳送我一本余光中先生的《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散文集。

    知道先生自然是从那首脍炙人口的《乡愁》开始的,后来又读过先生的几首小诗及散文。每欣赏一篇先生的作品都被他那细腻缠绵、充满对故乡大陆的深深思念之情所感动——无论是《问烛》中那巴山夜雨陪他读书到天明的那截白蜡烛,还是《春天遂想起》里那站

  • 又是一年母亲节。

    不曾想起从哪一年开始,知道了西方国家每年五月份的第二个星期日是母亲节,于是会在那天悄悄地对母亲说上一句:“母亲节快乐”!那时多么幸福啊!

    妈妈是从农村嫁到城市的,曾经缠过足,后来受益于孙中山先生的放足运动又放足,那时称作是半缠足。妈妈没有文化,从没上过学。妈妈36岁时才生的

  • 冬季的尾声——大寒,仅剩寥寥的几日了,依然在等待着今冬第一场雪的到来。

    喜欢冬天,是因为她的静谧、宽广、内敛与沉淀,而我也是与冬相约而来的;喜欢冬天,更因为冬天有雪,我与雪好像有着一种特别的情怀,也许那雪是我的初见,或许我是与雪一同翩翩而来。

    在这等待一场雪的冬天,感觉这刚刚驻足不久的冬,马

  • 晚6:30分飞机在宜昌机场准时降落。走出廊桥,两三分钟就到了行李提取处。行李提取处很小,只有一条行李传送带,根本无需去找哪个航班的行李需要在哪条传送带上去取。机场的小巧玲珑让人感觉很亲切,你所需要的一切都展现在你面前,不像那些大机场,可能要走上二十几分钟还没走到登机口或行李提取处。这真是人到行李到,

  • 上一页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