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几天不小心被空调吹得颈椎疼痛,心情很低落,食欲也不振,感觉一切都提不起精神。孩他爹说,去喝糁吧,出出汗就好了。新开的那家糁馆,看着很干净。我一开始并不以为然,不过也确实想念糁的美味了,便欣然前往。

    不得不说,这个简单整洁的小店给了我很大的好感,白绿相间的方格桌布,简单大方,店里面处处都有属于自

  • 过 客

    偶尔回故乡,才惊觉,悠悠岁月,流年似水,不知何时,我已成为故乡的过客。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偶尔遇到熟识的父老,我喜欢听他们亲切的喊我名字,像招呼着出门几日刚回来的孩子,感觉温暖、亲切,仿佛这二十年多间我从未离去,没有陌生,没有距离。那份旧光阴历历在目,仿佛就在眼前,从未走远。

  • 亲亲的老碾

    故乡的老碾,朴实无华,只是由一座石盘,一个碾砣,一架木框,一根木棍简单的组合而成。它经历了岁月的风雨,如一个历经沧桑的老者,养育了一代又一代,见证着故乡的成长和发展。

    故乡的老碾,如此深刻地留在我的记忆里,时常出现在我思乡的梦里。用老碾压出来的纯纯的浓浓的玉米面的清香一直还留在记

  • 家里的那杆老秤有多少岁了,我不知道,似乎从我有记忆起,它就一直是那个样子,只是系着秤盘的细绳不知换了多少根了。老秤,就像我身边那些朴素的亲人、熟悉的朋友和尊敬的师长,长久地驻扎在我心底,伴随着我的家人几十载的风雨人生,不离不弃,无怨无悔。

    对家里的老秤最深的记忆,是小时候。它在父亲那个人造革手提

  • 梦回瞭阳崮

    瞭阳崮,位于蒙阴县野店镇东坪村南山,对于我来说,它不仅仅是属于中国第五大造型地貌——岱崮地貌,是沂蒙七十二崮之一,它还是我的第二故乡。因为我的姥姥家就在瞭阳崮的山脚下,而我,在那里度过了我难忘的尘世和心灵都没有尘埃的童年岁月。

    自东坪村古槐附近的村委大院路口南拐,穿过村庄,沿蜿蜒

  • 怀念老冰棍

    这几天持续高温,热情的太阳光像24K金似的耀得人睁不开眼。看着琳琅满目的各类冰饮,各式包装精美的各种口味的雪糕,我竟然无比怀念起小时候的老冰棍来了。

    对老冰棍最早的回忆应该是从麦收时节算起,那时候的小麦只能靠父老们用镰刀收割,一天的劳作从天刚微亮就开始了。每到麦收季节的天气似乎格

  •   月光下的思念

    淘气的娃终于玩累了睡熟了,我轻轻地起身,关上空调,打开卧室通阳台的门。一轮满月正在我对面的楼的上方,整个世界笼罩在皎洁的月光下,我有一刹那的失神。月华如水——如果不是看见这样的月亮,如果此时不是置身于这样的月光下,是不会体会到这个词所包含的真正的境界

  • 不期而至的问候,

    打开尘封的记忆,

    心里溢满了感动和惊喜,

    原来你一直在心底,

    就好像,从来不曾远离。

    雨,淅淅沥沥,

    蓦然的心事寂寞了天气。

    往事浮起,

    你在谁的记忆里,

    谁又会将我铭记?

    流年轮转间,

    我给你留下了怎样的回忆?

    曲终人散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