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久天长 - 吕方 (David Lui)

    词:潘源良

    曲:服部克久/李子恒

    浪滔滔 未淘尽我的脚步

    云卷卷 卷进风波永没完

    路弯弯 未来是哪一个梦

    夜空空 怎可有空虚这样浓

    是否不甘心的奋斗

    总必有丰收

    是否必要运气

    才可找到转机

    是否这一刻的最爱

  • 留在身边的除了自我,还有影子

    有阴有晴 生生不息

    如果时光能调度,是否可以

    是否可以中和我 善与恶的过去

    /

    一丝冷笑在眼角泛起

    用一壶酒的光阴 能不能把过去假释

    如果 假如结果仍是

    我何必无谓制裁自己

    /

    又一角冷笑轻轻,却

  • 冷与酷,是我的态度

    信和义,是我的最初

    你有你的叹息 我有我的自语

    何必问 情与情的出处

    /

    是谁 在把我的过错列举

    是谁追问 我的过去

    是谁叩问 我,归于哪乡尘土

    再回首时,一世闹剧

    /

    扪心自问,我爱你!爱情不是诗

  • 听说花开了,在这个别样的春天

    有人听到了花开的声音,花开在心尖

    脆响,又一季春的盛典

    /

    原野山脊都有了花草的点染

    甚至人类,花心也开始灿烂

    起来吧,等待遇见

    /

    其实,我只是一个诗人,诗篇

    写的是今年的春天

    心境,与过去无关联

    /

    在一年年的无奈中寻

  • 冷静丶冷静,再冷静

    春天来了,绽放的依然是往年的

    热情

    万物依约苏醒

    /

    破茧 而出的除了身体 还有憧憬

    在一 片光明中看到自己的光明

    进攻的欲望带着柔情

    改型

    /

    眼睛 不再欺骗眼睛

    黎明 渐临渐近

    明天 ,谁也不不能预订

    冷静 丶冷静,

  • 我俩在同一个梦里,隔着梦境谈情说爱

    倾听是你的性格,寡言是我的无奈

    执着,抵不过命运的安排

    /

    故事 好像从梦中突然醒来

    存忆着一些依稀 大概

    在现实与过去的边界 存在

    /

    双目在冷夜里睁开

    明白看到的快乐却对我不理不睬

    揣一怀花开不败

  • 爱神早就埋伏在橱窗内,引诱

    路过的人儿, 凝眸

    驻足 ,把爱与爱拼凑

    /

    橱窗内外的爱情,偷偷

    占有,却不能长久

    一次人生,无尽烦扰

    /

    有火红的幸福吗,如裂开的石榴

    崩出一颗心丶又一颗心 紧扣

    双手

    /

    两双手合扣,祈祷

    相爱的人儿

  • 当情网荡尽,我捕食一只蜘蛛

    时,仍未到正月十五

    /

    春雷擂鼓

    情与情也将过去

    /

    责问丶叩问,是谁的错误

    是谁的疏忽

    /

    很好,很好,很好,彼此都有傲骨

    把,情与情抛入低谷

    /

    未来又重新陷入迷途

    你你你何必假装糊涂

    /

    我我我仍在,睁目{

  • 我选择了寂寞,剩下的是我的路

    一个人走,别诧异我心情的反复

    用拼命去摆脱的命运,仍历历在目

    /

    让我假装开心,好吗,我套上我的面具

    也请你套上,不要问我的明天在何处

    心灵归途

    /

    再也不会痛哭,屏蔽痛苦

    没什么大不了的难处

    触目丶登陆

    /

    转身,日暮{

  • 我把眼泪交给了他人,幸灾乐祸

    我仍在抗争,渴望,自我闪烁

    人间道,人世惑

    请原谅我的躲

    /

    适合这世态,在适当时候示弱

    用笑声骗自己,若

    躲过,人生会少了无数次的风波

    /

    泛起的是心境,不灭的是诉说

    总归有,心与心的相互捕捉

    视野更为宽阔

  • 123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