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在路上,有风。连

    头顶上的云,也无处站

    立。只剩下些轻灵托负旷野

    许多草木,挤占路旁

    挤出来的气势,汹汹

    挤破一山的寂静,还在飞扬

    突然,滴落几声鸟鸣

    跌碎一地石头。石头上

    的青苔,比一碗水还要冷清

  • 每一次从城里逃出,爬到南山,站立在南塔下,抬眼。都会有一片绿油油的植物,从天地之间挤压过来,堆积成各种形态的山势,粗汇地平线。不断泛化颐养的天光,被我收入眼帘。夏天,就这样故意密密麻麻,枝枝蔓蔓,用尽绿意洇染,掩盖着流俗,不让我看清这个世界。还把棠城的生硬和呆滞放置在山脚,铺排在濑溪河畔,拾掇红尘中

  • 唯有雨在低念着你的名字。旧时的风,再不会吹来。

    六月的棠城,一点儿也不觉得稀罕。大自然的恩赐和宠爱,惹得淤积的绿把心遮蔽,人的眼睛越发迷离。雨也像上了年纪,停下了走动,时不时的就在原地下起。

    余下的是等待。暮色到来。黄昏中的眼睛认出邻居家的那个女孩,和她并肩的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也许心里有点儿

  • 似乎追求未断,莫名的惆怅

    在阡陌之上卷风卷云。二月

    由南向北掩盖着寒。马豌豆

    自由自在,簇拥着野气成片

    没有超越过平凡。透过时光

    在更小的形象之中。天空的

    高还在曼延。疏于草蕴含着

    莽的意义,给了采薇的世界

    当以心在生命之处和煦。点

    亮阳光时的花,离妩媚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