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该怎么形容胖五斤深夜不睡的那个人

    在一起就快乐

    离开了就孤独?

    我想

    也许拍岸的海浪

    也许是细沙和海螺

    明白

    原来

    一个人走过的路

    再走就有了情义

    再走就成了故乡

    哈哈

    和你身边的人做朋友

    就好像是你的朋友

    和你家人在一起

    就好像认识了你{

  • 有时候以为自己是独立个体,总是弄不懂存在的意义。

    直到有一天,发现自己是社会动物。做人,是做纽带。

    小到家庭,大到祖国。

    如有体恤他人的真心,说话做事的时候就可以跳出自私自利的圈子。光有体恤他人的心情,怎么跳出自己的圈子,也是个问题。

    很多人知道自己的恶习,但是就是改不了,就是因为陷

  • 有些人表面过得很好,也许过得一般,但实在是看不出来也算不上可怜虫。

    就是这种人,夜里可能不曾哭,而整夜噩梦。生活从来不轻松。朋友也不多见。真正的悲观的原因是什么呢?还是因为不相信吧。如果相信春天会开花,就算冬天特别冷,也不觉得难以仍受了。可要相信自己明日会得到幸福,就好比是相信我会拣1个亿,实在

  • 那是冬天风和日丽的日子。阳光并不灼热讨厌,小孩子们最喜欢这样的冬天了。庭院里杂草也枯萎了。斑驳的水泥地,有些浅浅淡淡的裂痕。地基一天天,一年年的朝下陷落了。过年的时间也不算久远了。

    家里衣柜可有许多的衣物,夏季的潮湿天气可能导致霉变,现在把绳索接起来,作为晾衣绳子。捆在院子东西的核桃树,窗台,香

  • 或许和我一起的是我的外甥,黑黝黝的实在是看不清的。也许有多几个人的。可这也许不是重要的。这不知是从哪里逃过来这里的,可大家都知晓这里有一只怪兽,必定会吃掉我们的。

    没错,惨白惨白的月光小下,看这里是一个树丛的尾端,那个怪兽就待在月光里,靠树那一边。它的样子也很奇怪。不是恐龙,也不是哥斯拉。是一个

  • 这是一个奇怪的故事,因为至少是某一次熟睡后,我去过这附近,这山还是泉水,有一些熟悉的滋味。

    人是一定很稀有的,坏境略为有些寂寥感,但倒是也来不及寂寥。

    明显这片山已经发生了一些地质变化,原本苍翠蜿蜒的高高山路,变成一个巨大的球,是一个球体。我想和童话故事里面的地域缩小版类似吧。偌大的球体只有

  • 常规垃圾分类比较单一归为可回收及不可回收两类。但实际上的垃圾分类,可做到更为详细的区分。而现代人类的自然环境,需要每个人来保护,我的建议的方案。

    1、塑料不可回收垃圾(脏,毒沾污的窄小塑料件,如食品包装小袋子,买肉使用的小塑料袋)

    2、塑料可回收垃圾(水瓶等)

    3、生活自然可降解垃圾(如

  • 冬天来了,很适合做的就是萝卜干,当然做萝卜干的人,是因为家乡习惯。

    我记得小时候,家里的萝卜缨总是被鸡偷吃,生的鸡蛋吃不完,而萝卜几乎是没有什么好收成的。

    某一个风和日丽的冬天早晨,太阳暖洋洋的照在大地上,家里的土狗躺在屋檐下的石条上晒着太阳,身上的跳蚤也偷偷的爬出毛发,出来取暖了。我一边观

  • 不瞒你说,我小时候最尴尬的事情之一,是我6年级的同学去我家玩,我不好意思路过牛圈门口那堆牛屎,而绕路另一头回家。另一头进门不用路过牛屎。

    那是一堆硕大的牛屎。因为我爷爷总是忙不过来,而老水牛多年都没有干净的牛圈可睡觉。不得己被临时铲在那里的。

    我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去铲干净我家的牛圈和猪圈

  • 看着宁德连绵不断的山,不小心谈起老家的山泉水。

    水总是不断的流着,井口却只有一个脸盆大小,里面有青苔,井口外面是爷爷用锄头斜埋的杨柳。杨柳只不过一二年,吸取了足够的水份养份,长得很是茂盛了。家里的老牛熟悉路段,常常吃草口渴,便跑去井边喝水,一喝就喝干,不过不用担心,水会慢慢流出来,但又极少溢出土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