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觉又是雨季,今年雨季颇为漫长,开始大约是2月,结束的日子无法确定。

    在雨季常常忘记带伞,偶尔冒着雨水奔跑前行。

    心若找不到栖息的地方,便是终身都在流浪。

    假如你觉得重要的东西,人家不曾发现,那你要怎么办?

    口口说出来自己的期盼,是否对方就能明白了呢?

    有时候说不出口自己的期盼

  • 梦魇:

    这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我实在是记不清的,也许是10次,也许是100次。是这么奇怪的梦:先是梦到老家的房间,一草一木一个土地板的裂缝都历历在目;又是死去的爷爷和其他亲人。明明知道死了,但总是充满忧虑和歉意在交流,担心早一天离开不好,常常挨到最后一刻才离开家去,希望去打扫牛粪,希望去提水,希

  • 奇怪的是不清楚在看什么演出的。一排人坐在像是直冲云霄的那种椅子上面,在一个很高的崖的半中间,脚踩不到地,手也扶不住上部。左右都坐了一些认识的人,但记不清是谁。我却不小心从椅子上滑出去了。一只手抓住了一条绳子,双脚登着岩壁,使劲向上攀登。岩壁上面有很多泥土和植物,是小时候庭院外面的岩壁的样子。乱石砌上

  • 为你写一首诗歌

    写你的美好柔和?

    如果你知道那种苦楚,

    又以此描述自我

    漆黑的夜

    不知爱人拥谁入怀

    但如果我能做些什么

    清醒的

    如痴如醉的?

    没有目的的

    一起去到彼岸

    抓到幸福

    好吗

  • 该怎么形容胖五斤深夜不睡的那个人

    在一起就快乐

    离开了就孤独?

    我想

    也许拍岸的海浪

    也许是细沙和海螺

    明白

    原来

    一个人走过的路

    再走就有了情义

    再走就成了故乡

    哈哈

    和你身边的人做朋友

    就好像是你的朋友

    和你家人在一起

    就好像认识了你{

  • 有时候以为自己是独立个体,总是弄不懂存在的意义。

    直到有一天,发现自己是社会动物。做人,是做纽带。

    小到家庭,大到祖国。

    如有体恤他人的真心,说话做事的时候就可以跳出自私自利的圈子。光有体恤他人的心情,怎么跳出自己的圈子,也是个问题。

    很多人知道自己的恶习,但是就是改不了,就是因为陷

  • 有些人表面过得很好,也许过得一般,但实在是看不出来也算不上可怜虫。

    就是这种人,夜里可能不曾哭,而整夜噩梦。生活从来不轻松。朋友也不多见。真正的悲观的原因是什么呢?还是因为不相信吧。如果相信春天会开花,就算冬天特别冷,也不觉得难以仍受了。可要相信自己明日会得到幸福,就好比是相信我会拣1个亿,实在

  • 那是冬天风和日丽的日子。阳光并不灼热讨厌,小孩子们最喜欢这样的冬天了。庭院里杂草也枯萎了。斑驳的水泥地,有些浅浅淡淡的裂痕。地基一天天,一年年的朝下陷落了。过年的时间也不算久远了。

    家里衣柜可有许多的衣物,夏季的潮湿天气可能导致霉变,现在把绳索接起来,作为晾衣绳子。捆在院子东西的核桃树,窗台,香

  • 或许和我一起的是我的外甥,黑黝黝的实在是看不清的。也许有多几个人的。可这也许不是重要的。这不知是从哪里逃过来这里的,可大家都知晓这里有一只怪兽,必定会吃掉我们的。

    没错,惨白惨白的月光小下,看这里是一个树丛的尾端,那个怪兽就待在月光里,靠树那一边。它的样子也很奇怪。不是恐龙,也不是哥斯拉。是一个

  • 这是一个奇怪的故事,因为至少是某一次熟睡后,我去过这附近,这山还是泉水,有一些熟悉的滋味。

    人是一定很稀有的,坏境略为有些寂寥感,但倒是也来不及寂寥。

    明显这片山已经发生了一些地质变化,原本苍翠蜿蜒的高高山路,变成一个巨大的球,是一个球体。我想和童话故事里面的地域缩小版类似吧。偌大的球体只有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