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外婆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花甲老人,个子很矮,年过七十走起路来还一点都不比我们差,身体很好,本想她能长命百岁,却不成想她于2015年2.29号跨年夜去世。至那以后每年过年对于我来说都是悲痛的,因为团圆之际确是外婆的忌日。

    她死于火灾,据说当天中午我的舅舅还在家,而我外公早早便出门赌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