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假如有人问我比较喜欢哪些小说?我会首先想到《呼兰河传》。它是我很早很早就爱不释手的一部书!大作家萧红用诗歌化的语言讲述着发生在我们黑龙江这片土地上的故事。作品的独特文字风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篇首那段关于冬天的描写,在我看来再没有比这更精彩、更到位的了……

    闲暇了,我就会情不自禁地背诵它

  • “活到老学到老,”我这辈子算是名副其实了!以前我还真没想过。都进入了不惑之年,竟然又陪同外孙女全程走了一回小学的路。差不多是等于我重读了五年小学,而且这五年的重读我是相当的刻苦!

    五年前,也就是我大外孙女满六岁那年,她该上学了。孩子上学是需要专人陪护的,在家里的四位老人中我荣幸的成了指定人选。接

  • 谨将此文,献给新中国七十华诞【题记】

    在过去,连本地姑娘都不愿意往那儿嫁的老家山头屯儿,现在厉害了!厉害的程度,用我们话说:“那是没治了,不得了诶”!

    我每次回乡,都会对不一样的面貌而激动不已。前不久回去探亲,仅隔两年的时间,又着着实实惊呆了我一把,给我的感觉,不是变化太大,而是天翻地覆!{

  • ——写在毛主席逝世纪念日到来之际

    在我国的历史长河里,1976年绝对不寻常,说是多灾多难、或者说是大灾大难都不为过……

    “农历润八月不好,会不顺利”。我小的时候就听过老年人们多次这样讲,1976年就是农历润八月的年份。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不相信迷信,可偏偏很多很多震惊中外的大事件都发生在了这一年

  • 黑龙江大兴安的群山峻岭,一片广袤无际的绿海,也是一片最敢叫得响的净土!

    这座没有受到一点污染的原生态动植物宝库,漫山遍野都是茂密的松桦、花草、名贵药材。有数百种珍禽异兽虎、豹、熊、鹿、獐、狍、野猪、紫貂、天鹅、棒鸡等栖息在深处。蘑菇、木耳、猴头等食用菌和坚果、浆果及其它山野产品储量丰富。特别是有

  • 那年,在我事业道路上的一次不算是很小的转折正值岁末年初,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或是业内人常说的“编筐窝篓重在收口”的季节。岁月匆匆,斗转星移的光阴再次轮回,不知不觉家中墙上刚刚更换的新黄历就又翻到了让我难忘的那一页。

    就是那一年我离开了我非常熟悉、也几乎是为之奋斗大半生的 “三农”战线,以不平静的

  • 都说父母恩重如山、如海,在我们家我的姐姐是大功臣,就好似父母,她的恩情同样要比山高,要比海深!

    妈妈每当提起姐姐,总爱反反复复唠叨几句:“你姐姐可是做出了贡献的,你们到啥时候都不能忘你姐姐啊。”

    不爱言表的父亲从来不唠叨,他在姐姐面前总是默默无语,我知道父亲的内心也很复杂。

    我们姊妹六人

  • 时光又向后移动了大半个世纪,五十多年前,我经历的人生第一次考试在我心中始终抹不去、忘不掉!

    那一年我八岁,还未经任何开发教育,按照农村的传统我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

    仍清楚记得是八月的一天下午,我正同几个小伙伴儿一起,在我们屯儿的后山上尽兴地嬉闹玩耍。突然听到山下不远处有一个人朝我们大喊:“村

  • 现在终于平静下来了,接继我们的后人如卸掉了负重,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前些年,可不会这么平静!虽然北国的早春三月冰雪尚未消融,但在靠近嫩江水边的那片黑土地,你却能感觉出有股将要沸腾了一般的炽热,仿佛还能嗅到浓浓烈烈的硕果飘香。

    这炽热不是“厄尔尼诺”现象,也不是气候突然变暖,而是源于一个一

  • 珰奈湖——由小兴安岭顺势走来的乌裕尔和双阳两条河交汇形成的一方水域,你为什么不叫大海?在我的视觉里你比大海还浩瀚、还壮阔!不用质疑你就是大海的源头、大海的一角,大海一定是从我们这里开始的!

    离天很远、离我却很近,它位于黑龙江大庆境内,幅员达数万公顷,就犹如是镶嵌在杜尔伯特大草原上的一颗璀璨明珠,

  • 1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