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一个纯纯的屯子人,又是一个很早就走出了屯子的人。1979年8月,我独身一人“杀”进了城,来到享有“明珠”“国宝”美誉的富拉尔基,从此开始了我第二故乡的创业生涯。截至到2004年我工作调整,这二十多年一直打拼在我钟爱的农业战线。经过风雨考验,我与乡村和百姓建立的那密切感情,不是我自信,谁想给剪断都

  • 说不清楚是天意安排,还是修成的正果!我们从同一间寒窗里苦读到毕业后组成家庭,回想起这个过程,每一步都是那么自然而然。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曲折徘徊。都说平平淡淡才是真,如今我们已在平淡中牵手走过了三十年,走进了“珍珠婚”这个人生旅途中重要的一站。

    珍珠婚,三十年,过去相当于人的大半辈子啊!多少年轻

  • ——我的十年写作路

    屈指一数我走上散文和随笔写作的路已经有十余年的光景了……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这句很多人用来开玩笑的嗑,拿它概括我的人生,好像是最恰当不过了……

    写作本不应该与我有缘,我能走上这条路纯属是偶然。连年轻时跟我一起在农村学校教书的同事都说是不可思议,“那时

  • 在我的童年岁月,感觉未来的一切都很远、很远。而且这“远”不光是空间、时间,还包括我的奋斗目标……

    那时好像我过的每一昼、每一夜都是相当慢长的,我们小屯儿以外的所有世界也都是那么遥不可及。就别说去天南海北了,距我家仅12里路的公社所在地,上学前我竟一次没去过。

    我一心想去看看,那的砖瓦房是啥样

  • “贵人话语迟”这句广为流传、又影响深远的名言,不知道它是出自哪位高人之口,也不知道凭这句名言我父亲算不算贵人,我只知道父亲是个严重话语迟的人!

    不爱言表的父亲外人很难读懂,唯有子女们清楚他的所思所想。老人家在心里藏着的愿望竟是那么高大、那么宏伟……

    我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庄稼人,在小屯里土生土

  • 假如有人问我比较喜欢哪些小说?我会首先想到《呼兰河传》。它是我很早很早就爱不释手的一部书!大作家萧红用诗歌化的语言讲述着发生在我们黑龙江这片土地上的故事。作品的独特文字风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篇首那段关于冬天的描写,在我看来再没有比这更精彩、更到位的了……

    闲暇了,我就会情不自禁地背诵它

  • “活到老学到老,”我这辈子算是名副其实了!以前我还真没想过。都进入了不惑之年,竟然又陪同外孙女全程走了一回小学的路。差不多是等于我重读了五年小学,而且这五年的重读我是相当的刻苦!

    五年前,也就是我大外孙女满六岁那年,她该上学了。孩子上学是需要专人陪护的,在家里的四位老人中我荣幸的成了指定人选。接

  • 谨将此文,献给新中国七十华诞【题记】

    在过去,连本地姑娘都不愿意往那儿嫁的老家山头屯儿,现在厉害了!厉害的程度,用我们话说:“那是没治了,不得了诶”!

    我每次回乡,都会对不一样的面貌而激动不已。前不久回去探亲,仅隔两年的时间,又着着实实惊呆了我一把,给我的感觉,不是变化太大,而是天翻地覆!{

  • ——写在毛主席逝世纪念日到来之际

    在我国的历史长河里,1976年绝对不寻常。说是多灾多难、或者说是大灾大难都不为过……

    “农历润八月不好,会不顺利”。我小的时候就听过老年人们多次这样讲,1976年就是农历润八月的年份。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不相信迷信,可偏偏很多很多震惊中外的大事件都发生在了这一年

  • 黑龙江大兴安的群山峻岭,一片广袤无际的绿海,也是一片最敢叫得响的净土!

    这座没有受到一点污染的原生态动植物宝库,漫山遍野都是茂密的松桦、花草、名贵药材。有数百种珍禽异兽虎、豹、熊、鹿、獐、狍、野猪、紫貂、天鹅、棒鸡等栖息在深处。蘑菇、木耳、猴头等食用菌和坚果、浆果及其它山野产品储量丰富。特别是有

  • 123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