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光总是匆匆流过不给人留下踌躇的片刻。爱情来的太晚,喜欢你却不自知,不喜欢又数次折磨。相遇的夏天,北方不比你旧居的江南那般炎热,却也燥热了我们的心。没有香樟,只有杨柳;没有莲花涟漪,独有丁香沁鼻;没有海风吹拂面颊的丝丝凉意,留下的仅是被骄阳晒过的古铜色的热风。相遇来的猝不及防,连一句“你好”都忘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