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大年,阖家团圆,欢声笑语,把酒言欢,逛庙会,耍龙灯,穿新衣,访亲探友,欢庆新年,欢庆丰收,好不热闹……

    可是,今年(庚子年)的春节,过得不像年,年三十晚,吃过年夜饭后,因身体欠佳,我就早早躺下,可被窗外迎接新年的鞭炮惊醒了,无意瞥了一下手机,铺天盖地、刷爆朋友圈的是紧急出征的照片和视频,心里感

  • 为了女儿艰辛的读书路,我抱病赴昆明,又一次成了“陪考母亲”。

    顶着已见花白头发的脑袋,一声一声地咳嗽着,看着女儿及考生们鱼贯而入、神情凝重地奔赴考场,四年前的悲壮又回来了。虽然陪考的家长们没有以前多,但心中还是很酸楚,也很难过,考前她一再说:“我只是去试试,没有多大把握。”为了宽慰她,就

  • 还是在这飘雪的日子,雪花依然很美。还是在这寒风飕飕的夜,美丽的雪花,仿佛在窗外带着心中的郁闷,或吟、或唱,忽上忽下,没有章法地如乱絮飞舞着,清清冷冷,衾枕寒凉,我被冻醒了!

    看着这飘飞的雪花,心渐渐淋湿了,一点一点往下沉。一夜高烧,迷迷糊糊,外面的鞭炮稀稀拉拉,农历新年就这样悄然而至了。

  • 前段时间无意看到《我傻,我笨,但我真》这样一篇文,让我产生了共鸣:

    我很傻,我很笨,明明知道人心不古,世态炎凉,“凡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却当了“傻大姐”,活得简简单单,考虑问题单一、直接,不去与人争,默默地生活在不为人注意的角落,仍被弄得七荤八素,屡被算计,含羞蒙垢苦斗十几年

  • 我在蔚蓝的天空

    看过那只蝴蝶

    用翅膀写下的栩栩如生的诗句

    看到诗句上撒下的春光

    看到诗句的花蕾盛开诱人的花朵

    这是一位偶然相识的诗人送给我的《一只蝴蝶在蝴蝶泉边等我》中的一节,在他心中,我是那只美丽、风姿绰约的蝴蝶,是雕塑在他心中圣洁的女神,他就是山西太原的付振虎老师。

    这是

  • 记得小时候,在那个经济拮据、物质匮乏的年代,我们是那样热切地盼着过年:丰盛的年夜饭,难得的新衣,平时只能眼馋的鞭炮、礼花,手里捏得出汗的压岁钱……这些让年少的我们翘首以盼,心动不已。

    那时,在大年三十的前两天,父亲会去街上买回两斤肥瘦相间的猪肉。在吃完晚饭收洗完碗后,他就系上围裙,卷起袖

  • 因下午上课,要用旧式录音机播放英语磁带,需换电池了,于是就忙着跑到各大超市里买大号电池,可是,跑遍商店都没有买到,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我与一位大哥说起此事,他说,到最小最小的百货小商店里去买或者有。这无疑是大海捞针,要踫碰运气吧。才四、五年,曾经装手电筒、录音机的大号电池就如此难买,这样使旧式手电筒

  • 百年来,筚路蓝缕,栉风沐雨,

    百年来,风雨兼程,砥砺奋进,

    共和国就这样走来……

    早在1931年11月7日,“一苏大”在瑞金叶坪隆重召开,宣布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毛泽东同志当选为主席,以瑞金为首都,改名“瑞京”,这里成为了共和国的摇篮。

    在这里,中国共产党人开始

  • “你曾对我说,相逢是首歌,分别是明天的路,思念是生命的火!”这首歌一直在我心里反复吟唱着,熟悉的歌词,跃动的音符,久久难以忘怀。

    相逢是一首歌,一路行来,无数次的邂逅,分分合合,聚聚散散,似流星,留下了美丽的余韵,又倏然离去。纵然心头有多少不舍,多少依恋,眼泪留不住他们匆匆的脚步,声声呼唤也拉不

  • 近年来,在神州大地上悄悄兴起了“汉服热”。几次去看女儿,都被女儿拉去汉服店,她希望能拥有一袭汉服。我对汉服的印象还是来自于古装电视剧演员那些华丽的汉服着装,而今看着琳琅满目、色彩缤纷的汉服,又看听着一位一位妙龄少女叽叽喳喳、争相身着这具有东方古典美的汉服时,既觉得眼前一亮,又在心里叹为观止,一袭汉服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