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炊烟吻上桃花

    整棵树变成了火热的心

    奔涌的鲜红跑遍每一处疆域

    那羞羞的箭头似的一树

    是丘比特的激动

    每一处花心都在颤抖

    桃花点燃桃花

    炊烟呼唤炊烟

    春风从凌晨零点就酝酿

    炊烟啊,请帮我吻一吻桃花

    于是啊,今早的炊烟更温柔

    每一朵桃花都在娇羞地微笑

  • 爷爷是饿死的

    已六十二年

    外公是病死的

    已四十年

    哥哥是架线塔摔死的

    已十五年

    奶奶是老死的

    那是五年前

    我想他们上不了天

    当不了官

    因为没有买路钱

    我想他们已不在他们的坟里

    又投身为人了吗?

    是否拥有前身奢望的幸福?

    好在百姓的枪被收了

  • 绝不荒芜,搁浅占领的船

    即使沉没

    那也是海底的一座山

  • 她看花,我看她

    总觉着她比花好

    几十年如一日

    多了皱纹和华发

    内涵、艺术又增加

  • 油菜花已谢了

    桃花、李花谢得差不多了

    梨花,梨花你怎么样?

    关在屋里,会错过一季

    错过你,会错过一生

    陶渊明爱菊

    周敦颐爱荷

    我,我只爱你

  • 金口玉言

    人微言轻

    是语言卑微

    还是言语粗鄙

    到底什么才是彻底的暴力?

    一首诗搞些晦涩

    美其名曰朦胧和隐喻

    可不是赤裸的圆滑!

    此地省略若干

    咻,飞入云端

    轰,坠入地狱

    ……

    只是陌生,跳跃的巧技

    象征得十分直白,很无力!

    我想我一定误会了诗歌

  • 那如子弹攒射的沙粒

    如巨岩的石子

    那如炮弹降落的雨滴

    如三峡大坝泻洪的急流

    那如山的,多如沙粒的脚

    蚂蚁,那战胜自己

    战胜无数不可预知的行吟诗人

    姑且做一个诗人吧

    让大象们听听我

    一只蚂蚁的传奇

    或者问问那棵树的见证

    老虎、狼、狐狸……

  • 小草举起

    露珠

    是晶莹的风铃

    声音,是大地的默默

    你同样站着

    泪珠逆行

    你血中的忧伤

    浓度剧增

    房屋睡着

    你和小草醒着

    月亮看着

    一切都静着

  • 光洁如玉

    柏树的皮被剥了一圈

    被剥的皮宽一尺

    剥后的径周长一尺

    仿佛失去贞洁的处女

    还未成年的

    枯萎成柴

    成悲凉

    成一曲哀怨

    我想很多人也似这样的吧

    那剥我皮的人的皮

    可能也早已被人剥去

    恹恹的,我已不能思

    找皮,会不会成为我的执念?

    我的阎王

  • 历史告诉我

    生命

    常被放在失衡的天平

    或者是一杆称

    你在意物重

    他在意砣重

    亦或者

    亿万的生命

    没有一本书重

    不如几缕清风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