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风不语,一任尘色千般寂

    文/清眸流盼

    回忆太深,握不住雪雨纷飞的流年,红尘可醉,拾不起潋滟春阳里落尽的尘寇;素裙飘逸,重逢处又是时光别过,如何去道别,一场轮回的离别,如何去等待,今生与来世的回望。风花已尽,谁掩红尘深河,空留,这世间的缘辗转无尽;时光疾如飞鸟,洪荒里去拟写的也只是一场梦里的

  • 等风来,带我坠入星海

    文/清眸流盼

    薄雾散去,风远远的掠过湛雪幽蓝的天空,雨静静的飘洒在这薄露霏微的寒凉里,落足无声的心事,似乎还留在梦中,微微悸动的心跳,从不被夜色隐藏。风花流落的夜,那陷入黑暗的开始,轻覆的是朝、是暮?只任泪抱拥那潮汐的热浪。从一朵云到一帧风,从一颗心到另一颗心,禅心开过

  • 花落深眸,谁闻陌路

    文/清眸流盼

    寒烟如媚,清扬的雾色涉水而来,破晓时分的光线,安静于风雀跃的枝头,不觉,一滴荒落的眼泪只那样夺眶而出,等待,是温暖繁生的触觉,每多走一步,时间不再错开的温度,就洞穿了那一片空茫的虚无。

    长风不弃,时光,一路奔涌向前,靠近暗夜的腹地,心,在黎明中醒来,雾从

  • 彼岸阑珊,花未时

    文/清眸流盼

    跫音轻响,消融的春雪,摇撼着几近干涩的土壤,仿若是一转眼,那一袭零落的风凉,已谢了桃红梨白;打马流年,那枝头青青的一阙小令,留香了酒盏花枝,雨色入暮,昨日的朱瑾青梅,惹乱了几行梅心雪事?浅笔静开,一折云笺叠墨几字;东雨归来,云盛彼岸,只数看袖风云落。

    风若

  • 空山问雪,多少爱意苍翠

    文/清眸流盼

    岁月遥迢而来,时光一去千里,在一片喧嚣尘下,卸去几许烽烟;日影悄然扶正倾斜的暗夜,循着一缕晨曦的踪迹,极目望去,视线之外,三月的渡口,凌袂横笛的一烟春色已踱步而来;霜风轻穿薄烟,谁遣春风着墨?摇曳了一季繁花,阳光缠绕着花枝,青藤亦漫过花海,春,急欲挣脱而

  • 清宁的时光,秋水无尘,视线,隔着一枚秋叶的距离,隔着薄雾轻漫的晨钟暮鼓,在微醺的夜阑,眺望,风的路口。

    新月如眉的心事,是指间的半朵霜凉,当锦色画上眉梢,而流年亦倾尽妖娆,一缕清风的檐下,总会有一段流年的聚散。掌心的温度被时间临摹的印记,在留白处,是一抹桃红半开的诗句;这一帧青绿的字迹,浅墨的韵

  • 红尘落尽,不见青山几重,流光又织旧了几分年华?薄风醺然,在纤柔的指尖,是谁忧伤的琴弦,弹拨了一夕暮烟岚雨?若长别依依,要怎样静默的转身,才能在孤单与你之间,走过今生的颠沛流离;在这寒冬里,那临风闪烁的光火,总以为是你,为我留驻的身影,在这长街的尽处,朦胧的残雪,在如尘埃的生命里,可曾晶莹了怀抱的热望

  • 看日光明艳的晴空,在薄暮姗姗的风中,横生着一缕明媚,可是时光呢?纵然一掩再掩,终究是褪去了所有的繁嚣与热烈;光阴霜色的花蕾,在细枝间只剩一陌轻浅的脉络,绕过这深长的岁月,浅浅旖旎的阳光,可否与我织就一袭如梦清欢?

    水色山光还留驻在风的眉梢,季节却早已变换了色彩;在山峦霞色中,轮回静守的四季,从来

  • 当季节的背影,轻穿过流水的光阴,从暮色里,循着一缕岚烟漫起的记忆,我在荒年的寂静里行走,是谁将细雨凝烟、万般琉璃,点点篱落了那一念千愁。

    一场繁华搁浅在岁月里,时光的城,铺陈着回忆的画面,流转的时光遥遥,一如那年的安逸幸福,踏马而过;风吹过,停留在指尖的愁绪未散,是我微凉的忧伤,仿佛一梦琉璃,打

  • 若有一天,时光在流年中走失,落雪的记忆,在苍苍暮色里已覆盖了你的来路;当往事被风吹起的时候,亦没有太多的悲伤再为我停留,只是怀念,就像是月下小小的湖泊,那粼粼的波光,隔着岁月,浅浅的照亮了我最深的孤独。

    在光阴之中、草木之上,总有一些牵念若流水延伸的视线,隐没在花间字影中的草色,已是清霜弥漫,荒

  • 上一页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