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已经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没有把见闻写下当作生活这本书的书签了,只是有时候会在日记本上把谈谈的事情记录了一下,所以就趁着这段时间空闲,我就把过去没有说没有记下的事情刻下来吧。

    昨晚看了一部温情的电影《岁月神偷》,看完之后我泪流满面,不煽情,是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部电影折射出世界多少千千万万这样的家庭

  • 时隔半年,不得不说时光在我的一呼一吸间悄然无声地飘远了,飘得很远很远,与白云齐飞齐聚齐散,我也才翻过一张张的日历才记起它,一个一个跳跃的数字告诉着我,一天,一周,一个月,嗯,这样的循环一直重复着,几个这样的重复后就是半年后的现在了,有没有什么变化,我好像说不出来,很多东西量微变质也微变,微到要慢慢堆

  • 最近看过许多的新闻事件,领略过人性的叵测,感受过是非流言的可怕,其中也不乏有很多正能量感动的事件让我感觉世界依然是很美好的,当然读过的这些新闻当我在这里写出感受的时候就已成为过去了,而我们的生活不会因为过去了而会暂止,就好像地球不会因为阴天或者雨天就不围绕太阳转了,好的不好的,我们都会就着过往继续着

  • 生活可以让人变得很世故圆滑,变得很斤斤计较,这变来变去的或许根本就不用什么来作为转折点,因为生活就是生活,故你坚持这一成不变,那你就显得格格不入,就像纳兰说的:“于世人称落落难合者也,”所以在众人里就尤显突兀。

    我不会奉承说着多么好听的话语,所以我寡言,所以独来独往,但这不是在显得自己有多清高,

  • 今得闲,回旧屋那里走走看看,找找童年的旧影。真的是好久没有回去过那里,也甚是想念了。

    刚刚搬家那时,我还是会很依恋地会跑回到老屋那里,因为那里藏有很多的我的欢乐时光,这些是搬不走的。慢慢到后来上学了,慢慢也就减少了回来的次数,到现在都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回来过,都不记得了,只是那些回忆怎舍忘记,那如

  • 雨,早上到傍晚一直下,没有停过,虽没拉开窗帘以眼见为实来确认过,但是听到沿着屋檐滴落的雨滴声,我就知道它没有息止过,因为我知道雨是不会说谎话的,所以这时的耳听也不为虚呀。

    早上出来的时候,蒙蒙的小雨,撑着伞独自走在那条道上,路旁那棵紫荆树又开着粉色的花,上一年我记得它也是这样的颜色,这样开着,它

  • 有人说疯子很可怕,说他们没有思想,像一头未进化的野兽,随时会攻击你,我说不要想得太可怕,我总觉得宇宙万物基本都本着这样的一条规则:你不犯我,我怎会视你为敌呢。对于疯子,我说他们其实就是超越常人心态和常人思想的一种淡然体,他们忘记了喜,忘记了悲,也忘记了哀,我觉得他们这不是无喜无悲也无哀,不是失常,只

  • 现在的时节早已春了,但是冬的余温还么完全消散,所以依然寒,再加上前些天整天雨,那就更是如冬了,也没有怎么出门,躲在家里翻翻书,静听听雨落。

    今天一早起来,无雨,本以为会晴空万里,但偏偏却是湿气缭绕,且有点温,像极天然的培养皿,这样的天气应该就很适合病菌生长,只是于我们就不太适合了。

    该出去走

  •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