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山顶上

    背着双肩包的你

    像个游人,

    长安街里

    你行色匆匆

    消失在下班的人潮里

    老胡同拐角处

    你寒暄了几句

    像个地地道道的

    北京人。

  • 我在南国流浪,回来时

    北平在下雪

    老胡同矮了半截,

    城墙下的麻花

    早已不知了去向,

    是你

    贪恋那暗暗长夜里

    怀抱的温暖,

    故事不动人

    讲故事的人在流泪吧。

  • 2017年春,第一次来北京。

    凌晨的飞机,匆匆搭上回城区的巴士,20多分钟后到达东直门,拖着三个行李箱在胡同里终于摸索到宾馆,倒头便睡。

    一大早就被走廊打闹的熊孩子们吵醒,出去训了他们一顿,不消两分钟便复吵。索性起床待会儿出去逛逛。

    适时仲春清明时节,北京的天就像大学时舍友两年未摘的蚊帐

  • 总有人要去旅行,总有人要去忙碌,也总有人要留在这里,心灵和身体总有一个要在路上。

    晨曦中,还有一层淡淡的薄雾,走在湖边,去图书馆的路上,避开嘈杂的人群,独自一人,水天倒映下的图书馆,在朝阳的映照下,熠熠生辉。嗨,图书馆,你醒了吗?

    杨绛先生说,我们都是顽铁。可我还太年轻,不明白杨绛先生的百岁

  • 母亲是一个偷鸡贼。

    母亲是一个性格大大咧咧的人。我很喜欢这样的性格,所以我很喜欢我母亲,曾一度想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上个世纪90年代,在鲁中农村,深秋的傍晚,空气中弥漫着木柴白烟的香气,忙碌喧嚣了一天的山村开始归于平静,天越来越高,柿子树早已掉光了叶,等待着霜降最后的洗礼。我。像往常一样放学

  • 我已经两岁了,已经成年了。

    两年前,我跟小强一起搬进了一栋沿街楼的出租屋里,2楼,两室一厅。我跟小强住次卧,一对情侣住主卧,客厅共用。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在用客厅。就这样住了一年吧,房东涨房租,我们觉得太贵了,于是搬走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太吵了。

    小强白天上班,晚上下班后就去看房子,有

  • 出自《诗经·国风》的“七月流火,八月未央,九月授衣”的四字诗句,并非是天马行空得来。在刚刚过去的“流火”七月,自己刚好读完鹿桥先生的《未央歌》,如今是八月余味未央。

    今天早上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阵阵清风吹来,想像自己是走在西南联大的文林街。那里有同学们最爱的米线大王,茶馆里有高谈阔论的同学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