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怦然打破“天才与疯子的一纸相隔”

    在阿姆斯特丹对话孤独的人民油画家梵高

    阿姆斯特丹是荷兰“艺术之都”,大约如此,街道两旁随处可见的画廊,就成了这座城市特有的景观。而不死的梵高,就是“艺术之都”的永生灵魂。

    阿姆斯特丹每个角落,都浸染着梵高之魂,作为梵高之韵,则流传在这座城市的每

  • 莱因河唱动听的歌

    错落的河畔民居是迷人的音符

    波坝,是德国一个小镇,也是莱茵河畔一个名镇。

    从波坝登船,溯江而上。莱因河如渐渐打开的画卷,船渐入佳境,人也乱花渐欲迷人眼。

    莱因河两岸,最迷人的风光是错落的民居,民居最抢眼的是它的色彩。它的墙体非同雪白雪白,更非白雪那样惊心,白雪那样寒

  • 咏迎春花(诗5首)

    题记:迎春花:别名迎春、黄素馨、金腰带,落叶灌木丛生。株高30-100厘米。花单生在去年生的枝条上,先于叶开放,有清香,金黄色,外染红晕,花期2-4月。因其在百花之中开花最早,花后即迎来百花齐放的春天而得名。

    迎春花与梅花、水仙和山茶花统称为“雪中四友”。迎春花不仅花色端

  • 将孤独点亮成一盏灯

    诗评“诗歌应是一种点燃”

    一个誓言

    能坚守在岁月的永远

    一任风云变幻

    那就成了忠诚的信念

    一个承诺

    能守护在五光十色

    一任诱惑不变

    那就成了照人的肝胆

    守望着一份孤独

    就像坚守一个滩头

    悲壮是不变的底色

    涂抹成血色的天空

  •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