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税老师,她是我们的妈妈。她是个拥有六个孩子的母亲。其中有三个女孩,三个男孩。如今妈妈已经87岁(1929年生、属蛇),最大的孩子已经66岁,最小的才46岁。最小的孙子与最大的末末今年同时高考,并被同一高校录取,这在我家已算是一则趣闻。

    税老师生于黔北千年古镇(土城)平民之家,父亲是父传子承糖食加

  • (上山下乡回忆短文8)

    在那个年代,凡是分散插队的知青,都会分到一些自留地,用作栽种蔬菜供自身食用,当然也有的用这些土地种植点粮食以补充口粮不足,也有的用这些土地种植点经济作物换取点日常开支及零花钱。

    在农村,对于这点自留地,不同地方、不同生产队划给社员的自留地的多少是各不相同的,有的二分地

  • 这文标题“条条蛇都咬人”是一句黔北地区的俗语。这句话有着二层意思:一是每种蛇都咬人。二是做什么事都有难处。在这,我要说的是第二层意思。

    当工人难:这在过去,进厂当工人是人们的理想,工人阶级嘛,领导阶级,敲钟吃饭、盖章拿钱,收入固定、福利多多。可这在过去,当工人可难呢!难在哪里呢!得有招工指标,得

  • 曾经居住在土城中街,土生土长年龄稍大点的人,说到蔡家沱恐怕没有人不知道的,这是因为蔡家沱曾经是中街居民下河挑水的不二选择,也是这段居民下河洗衣、洗菜的地方,这地儿也曾是儿童夏天洗澡(游泳)戏水的天堂。

    蔡家沱,顾名思义与蔡姓有关,因在河岸边就有一个“蔡家院子”。至于沱则是因为此地儿有一块突出的大

  • 在这里,我所说的大河儿(赤水河,下同)与小河儿,是赤水河中游(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土城镇)当年红军长征“四渡赤水”发源地儿,渡口就位于古镇“女红军街”靠河猪市坝到河对岸罗染坝。当时浮桥就搭建在这小河儿与大河儿交汇处的浑溪口。

    大河儿发源于云南镇雄,流经于云、贵、川交界的崇山峻岭峡谷中,最后在四川合

  • 家乡不就是一个人的藉贯吗?不就是一个人生长的地方吗?然而味道则应有狭义与广义区别。广义的味道不就是酸甜苦辣咸吗?!狭义的味道则是偏好于某一种特定的口味。这就好像四川人的麻辣味,就像有人喜欢酸醋,有人喜欢甜食一样。不同的地方,人们的口味是不一样的,这个口味概括来说就是当地流行的“家乡的味道”。

  • 说到茅台有缘,还有就是我的姻缘了。

    有诗为证:《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北宋:李之仪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 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 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和:《妹住茅台村》妹住茅台村,哥住土城场。素昧平生曾相识,共饮红河(赤水)水。此水流何方?此

  • 说到海南,这是一个我此前还未涉足过的地方,也是我早就应该去过的地方,这是因为单位组织班组长、先进、标兵休假,我多次将名额让给下属,直到2012年退休而没有去过的地方。公元2016年农历正月初9,我终于踏上了前往海南的行程。这次海南之行,是在春节期间受友人邀请前往的。

    这是一次自驾游,而自家没有车

  • (注:赤水市隶属贵州省遵义市管辖,位于贵州西北部,与四川省合江县九枝镇一水(赤水河)相隔,历来为黔北重镇。)

    我自称赤水人,这是因为赤水曾是我的家乡——我所在家乡的县城。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是土城人,而土城曾经是赤水上四区主要集镇。

    我自称赤水人,可直到1965年变成习水人二年后我才第一次

  • 土城位于云贵高原西北部,实际位置却是川黔交界的赤水河中游,河谷地带海拨较低(200多米),因此是冬无严寒,难见冰雪,然而夏季则酷暑难当。我曾在《家乡》短文中这样描写“白日水中降温,手帕摇扇不离,子时才能进房,天亮方可入睡”。其实土城夏天的炎热用这几句话描述是远远不够的。

    这不:1、土城人夏天中午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