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忆短文)

    一九六五年,我从原赤水县土城区中心小学毕业,未能进入当时的正规中学(赤水县第二中学——现在的习水县三中),进入了当时新办的土城镇果园中学(后来的“五七”中学——现在的习水县土城镇中学)。

    这一年发生了二件事:一件事是土城镇由赤水县划归习水县管辖——从此,土城人就从赤水人变成了习

  • 这些年,看到我的孙辈们玩弄的各种各样眼花潦乱的玩具,就会勾起我对童年的回忆,以及想起那些年的各种耍法儿。

    我的童年没有现在如此这么多的玩具,但我们的各种各样玩具和耍法儿并没让我们的童年感到寂寞。相反我们自制的玩具和老辈们传授下来的各种耍法儿,还让我们的童年充满了快乐,让我们度过了那些个幸福与美好

  • 我的儿童与少年时代是在土城镇渡过的,是在欢乐与懵懂中渡过的,至今我还记得土城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甚至是那些个虫虫蚂蚂。

    至今我还记得这么一首童谣:“黄师蚂蚁,教你嘎公(外公),教你嘎婆(外婆),来盘(来搬)尬尬(指肉)来吃了,大的不来小的来,一齐吹起傻儿(喇叭)来”。小时候,每当我们一帮小孩唱

  •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水土滋生着一方花草。今天我在这里讲的不是什么奇珍异木,也不是什么名花贵草,而是家乡土城特有的,外地人鲜为人知的花与草。

    1、“霸王鞭”:霸王鞭是常绿多浆植物, [大戟科][大戟属] ,霸王鞭系多年生肉质灌木。生长习性: 喜温暖气候,耐干旱,畏寒,温度偏低时常落叶。茎粗,叶

  • 土城古镇坐落在云贵高原下降到四川盆地的斜坡地带,地形切割自然十分利害,是典型的“地无三尺平”的贫脊的贵州黔北山区。

    赤水河由东往西流淌,古镇街道沿河流走向坐落在高低不平的古河道阶地上,自然是弯弯曲曲,上上下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与历史赋予的盐运文化在此有机地结合,让这块神奇的土地成为日后全国56个

  • 我第一次见到汽车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那是1958年初夏的一天,这天是“赤桐公路”(赤水到桐梓)习水至赤水段通车的日子。一大早,我们一群孩子就邀约到距镇一公里多的地方,迎接从习水开到赤水的汽车。大约上午10点来钟,终于见到了梦寐以求的汽车。从这一天开始,我的家乡土城镇就告别了不通公路的历史。多少年后

  • 铁路是国民经济的动脉,铁路运输在汽车运输快速发展的今天,仍然承担着远程运输的重任。就目前人们出行现状来说,飞机复盖有限,价格又不是常人所能承受,以及乘坐汽车安全和价格双重制约的现实,乘坐火车出行是大多数人一种不错的选择。

    我乘坐火车的里程远远没有坐汽车里程多,但大多数远程外出都是乘坐火车(除少数

  • (土城小学:位于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土城镇——全国第二批历史文化名镇)

    我一出生就与土城小学结上缘,因为我的母亲和后父都是在土城小学执教多年的老教师。我生长在这个教师家庭,因此对土城小学就又多了一份熟悉与感情。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记得我们住在学校校产船帮工会一楼天井傍边的二间小屋,我的三妹就是

  • “捞鱼捕虾,饿死全家”这是我外公随时念叨的一句话,但另一句“鱼骨堆山不如一鸟之命”不知又作何解释。

    我出生在习水县土城镇,赤水河穿城而过(贵州省三大河流之一),另有四条支流分布于上下二岸。山高水长,河水不竭,自然是鱼虾盛产的地方。小时候,家乡的生态没有遭受人为的严重破坏,冬天枯水季节,总能在清沏

  • 每当听到“铁路修到苗家寨”这首歌时,就会勾起我对修建“湘黔铁路”(指湖南省怀化市至贵州省贵定县之间的一段铁路)建设往事的回忆。

    一九七一年十月中旬,一辆辆汽车将一群中青年男女从习水县各区镇运往桐梓县松坎镇,在松坎歇息一晚后,一辆专列又将这些人运至黔南州贵定县,再用汽车送至目的地——黔东南州施秉县

  • 上一页 第一页 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