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己亥年的初春三月,天空飘着的蒙蒙细雨,在尽情的潇洒;微风吹着的条条柳丝,在随意摇摆。我来之前是做了功课的,也是带着某种窥探与求证目的而来的。所以,我的心情有些复杂,我的脚步也比较沉重。就这样思绪缠绕着腿脚,腿脚一步步踩进了这个藏着千年爱情忠贞故事的黄土沟里,低头钻进了那个住过十八载宝钏女的古寒窑里。

  • 让凡人卓尔不凡

    处在这个新时代,不能仅凭吃苦耐劳而生存,不能仅凭勤俭节约而生计,也不能仅凭美好理想而生活。人要适应这个新时代,就必须掌握三个新本事,让自己从凡人成为卓尔不凡。

    一、我+网联网=“能人”。目前网络已经渗透到工作生活的各个方面,并且还在不断的广泛发展,其未来的发展程度一定会超出我

  • 夏天总是不约而至,总是来的唐突,来的热烈,来的不大受欢迎。有人说夏天好,有人说夏天不好。当然好有好的感受和体会,不好也有不好的根据和理由。不同的地方,却有着不一样的夏天。不同的人,也有着不一样的夏日。

    关中的夏天,就是只有一个字形容,热。西安不怪称为四大火炉之一,似乎都能看见火炉腾出的火焰,烧烤

  • 人这一生,不管中间活得有多长,两头就是生和死。一个人这几十年,无论咋样风光,怎么折腾,两头都是一样的。都是一样的自己哭着来到这个世上,一样的在亲人哭着离开这个人世。

    钱财这东西,不管你是谁,那怕是腰缠万贯的富翁,哪怕一贫如洗的贫汉;既就是你三品九卿头戴着冠翅,还是社会底层的一介游走草民。还是那一

  • (1)

    陕西人没有说谁不爱听秦腔的,关中人没有几个不会哼乱弹的。秦腔就是陕西人大喊大叫的声,秦腔就是陕西人下饭喝酒的菜,秦腔就是农村红白喜事的乐,秦腔就是关中男女老少的爱。苦了,唱一板;乐了,也唱一板;悲了,唱一板,喜了,也唱一板;生了,唱一板,死了,也唱一板。总要找个理由吼上几嗓子,吼的人慷慨

  • 记不清啥时候,反正有个男人叫家娃,家娃的媳妇叫英娃,家娃他大叫牛娃,他妈叫菊娃,一日他去饭店吃面。

    刚进店门脚下就跑来一只狗娃子,狗娃子把家娃当做贼娃子一样叫咬着,他就喊“来碗面。”当厨师的是个小伙娃,赶紧赶走了狗娃子,急忙就去往锅里下面,家娃却扭头就走了。 厨师小伙娃问为啥不吃就走了,家娃说“

  • 记不清啥时候,反正有个男人叫家娃,家娃的媳妇叫英娃,家娃他大叫牛娃,他妈叫菊娃,一日他去饭店吃面。

    刚进店门脚下就跑来一只狗娃子,狗娃子把家娃当做贼娃子一样叫咬着,他就喊“来碗面。”当厨师的是个小伙娃,赶紧赶走了狗娃子,急忙就去往锅里下面,家娃却扭头就走了。 厨师小伙娃问为啥不吃就走了,家娃说“

  • 一晃十年过去了,记得第一次去成陵是在十年前了。十年对于一个人来说,就是生命的一大截。十年对于一个地方来说,可能就发生了许多的变化。在我八年榆林的无数记忆里,成陵是一道不可抹去的印痕。

    驱车从榆林向北,一条高速公路直通内蒙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甘德利草原,公路两旁,黄沙似浪,绿草如茵,毛乌素大漠的风

  • 一晃十年过去了,记得第一次去成陵是在十年前了。十年对于一个人来说,就是生命的一大截。十年对于一个地方来说,可能就发生了许多的变化。在我八年榆林的无数记忆里,成陵是一道不可抹去的印痕。

    驱车从榆林向北,一条高速公路直通内蒙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甘德利草原,公路两旁,黄沙似浪,绿草如茵,毛乌素大漠的风

  • 如果一个人错过了春天,那就从秋天开始。秋天不是延迟,而是比下一个轮回更早。我们也许错过了生活中的许多,但现在开始都不算迟,因为我们的未来还有很长一段路。

    人为什么活着?其实人活着就是为了死,人生的最大意义就是走过从生到死的过程。怎么样走过这个并不算很长的过程,大多数人并不是很清楚,也不是很在意。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