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每想你一次,天上就掉下一滴水,于是形成了太平洋。”三毛的文字很有意思。

    明天就是七夕,国产的情人节。牛郎和织女鹊桥相会的凄美传说其实已经只是一个传说了。想想西周时代,当时的奴隶社会,等级十分严苛,一般人想要自由恋爱,婚姻自主,追求幸福的爱情是何等的

  • 坚韧的父亲最终还是没法战胜病魔,痛苦的走了。吾之哀伤,难以言表。

    按照家乡习俗,父亲在入土安葬时需要同步立碑。通常情况下,碑文都有固定的格式和内容,只是简单地修改一下已故的人名以及孝名。我大为不解,虽然我未曾撰写过碑文,但我大致知道应该类似于墓志铭,至少应该有个简单的生平和对亡者的一个评价。于是

  • 冰冷的心扛不住父亲节的热度,我想用文字舒缓一下我莫名紧张乃至于慌张迷茫的情绪。

    自从去年9月父亲被确诊为肝癌晚期以来,自责、愧疚和悔恨就一直包裹着我。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且不能避免的一种丧失体验。父亲的病况意味着我即将失去生活中关系最为密切的物质、情感、心理上的支持对象,其实也就是一种自我的丧失。

  • 今天是周一,老王如约而至。

    看到老王步履蹒跚的走进办公区域,大家无不露出异样的目光。公司居然还有什么岗位适合这样的一位老人?

    当然我没有必要给公司的同事作出任何解释,因为老王能做的事,现在公司的同事未必有人能做,关键是不会有人有这个耐心去做。

    关于老王,我也是第一次见,见到他的时候我也特

  • 夏风,

    带着温度的枯燥,

    蹂躏着烈日的盛开,

    流氓的疲惫,

    挥汗如雨。

    无谁能懂的心事,

    随往事在香烟中燃烧。

    深刻印在额头,

    凌乱爬满下巴,

    岁月在纠结中溜过。

    葱茏绽放着夏日,

    蝉鸣叫嚣着火热。

    漫天熙攘,

    满腹惆怅。

    疲惫心生,

    铅华

  • 雨只是在窗外,却黑夜着黑夜者的魂灵。

    那些击打的往事,或远或近,或重或轻,哗哗啦啦。

    我,敲击着沉重,一个字,再一个字。

    模糊浑黄的光影,举着我的凌乱跳动

    无需顾忌夜的感受,窗外与我无关。

    澎湃而来的情节,撕裂着我的天空。

    黑,且白着。我是杜撰谎言的天才,汗水湿透了容颜。{p

  • 刚到办公室,惊悉同事Q在上班途中骑电动车摔倒。公司行政一众人等立即前往现场救助。后来从工作群里得知,事态比较严重,后脑勺血流不止,后由120带走,初步判断脑震荡,颅内有少量充血。既成事实,只能祈祷上苍,早日康复。

    后经证实,同事Q事发当时正在打电话,而且车速较快,导致严重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

  • 我的心告诉我,不经意的遇见注定会成为今生永恒的经典。

    现在才知道,所有的等待不过是为了遇见一个对的人。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场心伤;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段荒唐;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生叹息;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生幸福。

    这个时间很对,这个人也很对。虽然很少观影,但自去年年

  • 父亲,带着皱纹白发和病态

    凝重的

    挪向黄昏,一条蜿蜒的路

    通向暮色

    迟缓的步履掩饰不住背影倔强

    却怎么也驼不住坠落的夕阳

    父亲的眼神,意像模糊,却凝练深邃

    依旧能洞察

    一只倦鸟的心事,沧桑的脸庞

    更能装进儿子的牵挂,

    低沉的嘱托,让两代人心碎

    岁月的尖刀捅

  • 一个上午都在公司主持面试。相关方面的知识储备一点都没有,算客串吧。

    工作难找,人难招,似乎这已经成为一个社会矛盾。

    几乎所有参加面试的人都递给了我一份有90%以上重叠率的个人简历,当然还有学历证明。殊不知我这个客串的面试官根本没有任何兴趣,大多我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参加面试人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