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有些醉了

    还有半瓶白兰地

    和一些刚榨的樱桃汁

    再加上几块冰

    --

    在冰块融化之前

    妳要不要也来一杯

    停下妳的脚步

    不要害怕

    --

    如果妳也有些醉意了

    我可能会吻妳

    别害怕

    我只是有些醉了

    --

    也许在醒来后

    妳会选择离我而去

    但我

  • 在记忆中

    那年是紫色的

    紫得发烫

    那年的一切都是滚烫的

    那年没有四季

    只有炎夏

    滴落在柏油公路上的汗水

    在夜里打湿了她紫色的床单

    整夜整夜地不睡觉

    她的真丝长裙

    和我那件真丝衬衫

    用的是同一块紫色的面料

    我们要么都不穿

    要么就不舍得脱下来

    有天

  • 我不知道

    被我的胡茬

    扎到柔软的位置

    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可我记得

    妳说过那是一种

    难以形容

    却又让妳上瘾的刺痛

    这让我总是记得

    故意用胡茬去扎妳时的画面

    这会不会

    也让妳无法忘记

    那一阵曾让妳上瘾的刺痛

  • 落落裙黛深深娆,

    姗姗淑影浅浅娴。

    涓涓丽音清清闻,

    幽幽柔韵淡淡觉。

    伊如春花,君若秋月。

    赏花无由,望月不问。

    悛悛怏怏恨恨,春花秋月何时了?

  • 月高阑珊远,景逝渐寂冷。雾起夜离霜渐白,谁无别,欲晓觉空感叹,旧识昨日还新颜,回首方知,曾经沧海难为水。

    秋逝桂香散,季换入寒凉。岁往后走人往老,心有初,唯得情存淡然,新识今时无旧颜,举步已懂,除却巫山不是云。

  • 独处未眠,夜楼扶风,

    人静也无心入。

    一盏白茶,轩窗望月,

    心静也无人入。

    问又谁知,知又谁问,

    楼外风、杯中月,

    楚山依旧晚林默,

    此时世间几多梦,醒来一场空。

  • 看腻了那些没有灵魂的文字,

    文字不是灵魂。

    我望向被星辰点缀的夜空,

    黑暗中没有文字。

    从远古就存在的无边幽暗里,

    我看见已死的恒星发出的光芒,

    那是灵魂不是文字。

  • 我曾经是谁

    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每个我

    都死在了

    或是活在对昨天的记忆里

    也许

    我就应该像跨越冰冻河面的麋鹿那样

    明知会有掉进冰河被淹死的危险

    也照样要勇往直前

    那并不是为了逃避

    而是为了去面对

    那么无论如何

    我都能够跨过一条最难跨越的大河

    那条河

  • 小时候,夜里经常会突然停电。

    每逢这时,窗外马上就会看见四下晃动的手电筒,跟着就会听见到处都有人在问:“你家停电了吗?”

    那时停电并不稀奇,但是一停电,就好像所有的人都会从家里跑出来看稀奇似的。

    映像特别深的,是夏天的夜里。

    一到傍晚太阳落山,家家户户就会不约而同把竹床摆出来,连成一

  • 有些人就是蠢得要死,比如我儿时的两个小伙伴。

    一个喜欢养鸽子,于是他在家里二楼的顶阁里养了好几对鸽子。没过几天,我这个小伙伴就请了病假没来上学了。

    我跑去他家一看,原来这家伙养鸽子养到把腿给摔断了。

    养鸽子怎么摔断了腿的呢?真是件奇怪的事情,于是我就好奇的问了下。

    原来,这个小伙伴在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