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常常会怀恋

    乘坐绿皮火车的那段岁月

    一切显得那么缓慢

    候车室里打盹

    排队检票

    检票员手中的打孔器

    和乘务员胸前挂着的小叫具

    缓缓进站的火车

    冒着白色的蒸汽又缓缓地离开

    沿途的小镇与城市

    铁道口的栅栏

    人们推着自行车等火车慢慢地过去

    与我隔着火车的窗子

  • 朝阳斜进林深处

    落于石道

    矮植投长影

    恰似俩好并肩行

    宛若当年

    晨间好光景

    桃源居中不沾世

    鸟鸣声里寻花香

    壹声奈何

    如薄雾散尽

    霎时间物是人非

    落花流水已无问处

    ---

    有心留云云难驻,无心听风风贯耳。

  • 寒冬的阴雨

    笼罩着这个城市

    我们

    在湿冷难耐的空气里

    茕茕踽踽地走着

    目光交错

    没有谁在抱怨

    这个城市的夜晚

    从未有过如此的沉默

    仿佛每个人

    都在静静地从寒冷的黑暗里经过

    -----

    千百年来,我们一直在不停地面对各种突如其来的疾病。作为个体,我们是极

  • 红叶,

    最美的红叶,

    在我的记忆里。

    像把火,

    燃烧自己,

    灰烬留给大地,

    灵魂献给蓝天。

    ----

    ----

    梦,

    做了个梦,在梦里遇见了好些多年未见的人。

    有些是知道已经不在了的人,有些是不知道身在何方失去了联系的人。但梦见的这些人有个共同点,他们都曾

  • 端坐在那里

    背景是一面残破的墙

    我从她面前路过

    匆匆地看了她一眼

    她很美

    和背后墙上的爬墙虎一样

    安安静静的美

    我不敢打扰

    只是走开前有瞬间迟疑

    我又回头看了她一眼

    爬墙虎的叶子

    和她的长发一起

    被一阵路过的风牵动了一下

  • 冬天,最期待的莫不过是场尽情尽意的雪。

    喜欢雪,不仅仅是因为她洁白无暇的美,那种冰清玉洁,在我看来还有种不贪恋尘世的境界。

    一夜之间,便可覆盖大地的污驳,然后融化、消失不见。

    仿佛从未来过,却又让人对她深深迷恋。

    期待一场雪,就像期待一场爱情。

    包裹、覆盖、改天变地,然后又慢慢地

  • 正是中秋刚过,小菜满地绿油油,鱼蟹肥美却不多。

    无处经营者,趁早无人管,聚于街头叫卖,出售闲暇种捕。

    物美价廉,卖得轻轻松松,买得乐乐呵呵。

    六旬妇人七旬公, 半百已过本少眠,买者也是,卖者也是。

    早睡早起、闲时种捕,皆是乐。

    少见如我一般年轻人,也能乐于流连此间。

    但我知老

  • 这一次

    我抬头凝望了许久

    从北方天边飞来

    缓缓地

    仿佛比行走还要缓慢

    飞过我头顶

    消失在南方的天边

    整个过程

    缓慢得就像耗尽了一生

    我收回目光的时候

    耀眼的太阳正在西垂

    缓缓地

    变得暗淡温和

    直到最后一丝阳光消失

    整个过程

    缓慢得就像耗尽了

  • 我又一次

    要路过那个巷子

    那个巷子

    就像一条时光隧道

    通向二十二年前

    我们在巷子里分手的那天

    二十二年来

    我从这里路过了三次

    每次看见的都是同一幅画面

    这一次

    巷子不见了

    被新建的街区给掩埋了

    就像我们之间的那段往事一样 ​​​​

  • 我有些醉了

    还有半瓶白兰地

    和一些刚榨的樱桃汁

    再加上几块冰

    --

    在冰块融化之前

    妳要不要也来一杯

    停下妳的脚步

    不要害怕

    --

    如果妳也有些醉意了

    我可能会吻妳

    别害怕

    我只是有些醉了

    --

    也许在醒来后

    妳会选择离我而去

    但我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