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牌事

    某单位机构臃肿,人浮于世,单位里几个平时喜欢打牌的同事,上班时间不耐烦总是闲磕牙,上午到了单位,往往先是聚一起云天雾地侃一顿大山后,迅速转入主题——几个人躲在一间隐蔽的套间里去玩斗地主,输赢彩头倒不大,按卜论礼的说法是:“谁家又没开着银行,能有多少钱,咱这是纯属娱乐娱乐,小赌养性嘛!”{p

  • 那年那时

    高中一直都是浑浑噩噩地混日子,高三那年下学期,他突然醒悟自己将面临高考,而平日学习成绩一塌糊涂,明知道无法圆梦,为了不让望子成龙的父母太过失望,他开始囫囵吞枣地抓紧时间认真学习那些本应该早就熟稔的课程。

    他的一个同班女生,也是他的近邻,高中在一起三年了,两人经常狭路相逢,他却从没和

  • 征文比赛

    前一段时间,本人参加了一个由我县文联、教体局主办的“木兰卡杯我与教师节”征文比赛,我投寄的一篇散文“家属是教师”进入复赛,然后,五十二位进入复赛的作者名单及作品在木兰文学微信平台上公示,并以读者投票为主,专家评选为辅,评出各项奖项。

    据我所知,这也是我县第一次举办的文学赛事。我进入

  • 一念是地狱,一念是天堂

    在小城,提起“脱姐”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她因沿街行乞另类,爱脱衣服而得名。

    其实,脱姐年轻时也颇有些姿色,就是有点精神不正常。那时,农村家家户户烧柴做饭,脱姐便㧟着个粪箕子整日四处溜达到处捡拾柴木,帮家里解决生活中的烧饭问题。 一天,脱姐在集市旁的垃圾堆上捡

  • 骑游浮龙湖

    五、六年前,听说毗邻我县虞城的单县黄冈浮龙湖度假区新景落成、风光秀丽,是年十一假期期间,在家赋闲无事,我和邻人决定一起骑单车到彼一游,想着此行既能锻炼身体,美景又能先睹为快。

    虞城到浮龙湖距离大概四十公里,来回骑行单车并不算近,这段漫长的征程也是我和邻人骑行单车运动的最远记录。六

  • 家属是教师

    我的妻子是一名普通的乡村语文教师,在一所城郊小学里兢兢业业从教近三十年,其中的酸甜苦辣除了她之外,我最能理解。

    都说老师是辛勤的园丁,从事着世间最崇高的事业,他们不仅要传道授业,更要悉心育人,只有这样,孩子们长大后才能得才兼备,成为国家有用之才。

    多年的共同生活,我知道,妻子

  • 一张抄告单

    8月18日上午,受台风“温比亚”影响,五十年一遇的大暴雨突袭我县全境,持续一天的强降雨,使小县城一时变得水漫金山,一片汪洋。

    19日上午,我单位(农管所)召开全体职工紧急会议,立即启动汛期应急预案:单位职工二十四小时值班,所领导班子成员带队,分片下乡排查公路险情。

    下午,局党

  • 车祸

    前几天,我和同事一起坐车下乡公事,田野里,转来转去,我们被连绵不断、铺天盖地的青纱帐迷乱了路径,我只好下车,在偏僻乡下的一处小超市门口问路,一位站在超市门口大树下纳凉,年纪五十来岁的大妈热情地给我指点迷津。

    还没等她说完,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从超市对面房屋中一阵风似的跑出,口里喊着“奶

  • 小病大养

    二十几年了吧,一直有痔疮,幸好不严重,每次犯病了,吃点药,外敷些马应龙软膏就轻松搞定。就是两年前,感觉痔疮又犯了,吃药,敷药,虽然轻些,总是不能完全康复,屁股上留下一个花生米大小的疙瘩不能消失,每过一段时间,它还擅自加重,渗出粘液,感觉颇为疼痛,弄得坐卧不宁,站立不安。

    邻居小辉曾

  • 再聚首,忆芳华

    半个月前,微信里忽然接到王一郞班长的《高中毕业三十年同学聚会》邀请函,内容如下:

    《三十年的邀请》

    回忆1988,依稀还在眼前

    而今2018,仿佛弹指一挥间

    三十年的时光,青丝变华发

    三十年的记忆,同窗隔天涯

    来吧,同学们,

    无论你在熟悉的家乡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