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月桃花春满天

    小时候,每年阳历三月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吃了漫漫一冬的萝卜、白菜陆续告罄,能下饭的菜肴只有咸大头和自家腌制的酱豆了。那时,不像现在有大量品种繁多的反季节和温室大棚蔬菜可以随时丰富人们的餐桌,于是,大人们为了调剂索然寡味的饮食,就把目光投向各种已经开始抽芽返青的树木。

    妈妈最擅

  • 我的三八妇女节

    去年的三八妇女节,大清早,艳阳高照,上午,我买了一只风筝,去麦地里放飞,跑来跑去,放了半天也没飞起来,累的倒是气喘吁吁。没有风,坑爹啊。

    这个风筝是我在两河口买的,那个卖风筝的说她认识我,她说我们俩是小学同学。我定睛瞅瞅她,看上去四十来岁,身材匀称,相貌清秀,只是满面沧桑。来

  • 两个酒鬼

    我做过两次司仪,都是盛情难却,硬着头皮为左邻右舍做的。因我这人怯场,平时最怕在正式场合,众目睽睽之下,登台发言宣讲。实在是在邻居大妈生拉硬拽之下不得己而为之。

    做过司仪后,又觉得怡然自乐,志得意满,毕竟人逢喜事精神爽,在别人大喜的日子里,自己也算锦上添花,积了一回善缘。

    因为给

  • 亲戚

    郝馨和班淑是在婚宴上认识的。

    郝馨参加弟弟的婚礼,班淑也来参加妹妹的婚庆,她们碰巧坐在婚宴的一桌,说起来,郝馨的弟弟娶了班淑的妹妹,两个人不仅是拐弯的亲戚,也都是中学老师,婚宴上相互一介绍,言谈投机,话语贴心,大有相见恨晚之慨。

    婚礼后,弟弟那小两口儿到南方打工,一年回不家乡一次,

  • 白孩

    中学时代,我有一个同桌,外号白孩,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是在初一时留级到我们班的,刚来,就被班主任分给我一个桌。他长得白白静静,瘦长高挑的个儿,和我一搭话就一脸绯红。是一个特别敏感害羞的人。

    记得有一天午后上课前,先来上学的同学都在教室里温习功课。他不知怎么搞的,得罪了我校的一

  • 无事可做时

    无事可做时

    不如逛逛小弄胡同

    看粉墙黛瓦,市井繁华

    听犬吠鸡鸣,街坊磕牙

    就是不要搓麻将

    一坐一天

    累的手脚发麻,两眼昏花

    无事可做时

    可以陪着孩子溜溜公园田野

    那里有芳草翠竹,莲藕青蛙

    看纸鸢翔空,蛤蟆蹦哒

    听风卷林涛,鹦鹉学话

    就是

  • 玻璃碎了

    “ 哗啦”一声玻璃碎了,刺耳的声响强烈地刺激着我的耳膜,怔了一怔,我回过神来,吓得不由得嚎啕大哭。

    那天,该我们五·四班四组打扫班级午间卫生,一会儿,纸片、杂物已悉数扫尽,我拿脸盆往地上洒水时,溅起的水花不意迸到甄道运裤腿上,甄道运低头见了,二话不说,朝我胸口打了一拳就往屋外跑,我

  • 别说我是坏小子

    刚上初一时,学校正搞轰轰烈烈的“五讲四美三热爱”活动,那时班主任杨老师几乎天天讲:一辈同学三辈亲,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同学之间要讲文明、讲礼貌,要心灵美、语言美,同学们都也积极响应:班级卫生整天打扫得一尘不染,窗户玻璃擦得干净锃亮,每天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听课、学

  • 拜祭母亲

    大年三十的上午

    我去陵园拜祭母亲

    点燃了纸钱

    在纸灰纷乱的飞扬中

    给母亲磕了头

    我说

    妈妈

    天怪冷的

    你收到钱买些棉衣棉裤御御寒吧

    买些热汤热面喝了暖暖身吧

    小时候过年时

    都是你替我操办好这些

    让我衣食无忧,快快乐乐过个大年

    我说{p

  • 雪花飘啊飘

    前几天预报有雪,我故意带着惊喜的表情告诉了渴盼已久的小儿子,哪知第二天是大晴天,四岁的小儿子起床后看到灿烂的阳光,在门口呆呆的站立了一会儿,垂头丧气之余竟然咧开小嘴急得嚎啕大哭。由此可见,虽然小儿子只有短短的人生阅历,但在他的印象中,漫天的雪花飘呀飘,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应该是多么美好

  • 上一页 第一页 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