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饭局

    2019年6月11日上午,一位中学同学的父亲即日出殡,微信群里同学赵文生通知大家前去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九位同学在虞城聚齐后,驾车一起同往商丘金陵公墓。

    参加完葬礼,已近中午,来不及回虞城吃饭,同学们相约到商丘一家“小二炒鸡”店中聚餐。

    我们这一代人从小虽没受过大罪,却也没享过什么

  • 约会春天

    植树节前夕的一天上午,我和单位的广大干部、职工搭乘公交车抵达县人民公园东门,下车后,大家扛着铁锹,提着水桶,排着整齐的队伍,高举着党旗,在高新生书记一路带头引亢领唱的“我和我的祖国”、“红旗飘飘”等革命歌曲引导下,健步走进人民公园,参加由虞城县人民政府在此举行的盛大植树造林活动。

  • 查车记

    临近年关,单位突然通知,县里有指示精神,需要县直各机关抽调人员治理老城区,查堵拉客三轮(拉客三轮老城有五、六千辆,严重干扰正常交通),维持交通秩序,确保老城各主要道路行车安全通畅。我和单位一些同志被抽调出来后,分别和其他单位抽调人员混编为一个个执勤组,分驻老城区各交通路口指挥维持秩序。{

  • 查车记

    临近年关,单位突然通知,县里有指示精神,需要县直各机关抽调人员治理老城区,查堵拉客三轮(拉客三轮老城有五、六千辆,严重干扰正常交通),维持交通秩序,确保老城各主要道路行车安全通畅。我和单位一些同志被抽调出来后,分别和其他单位抽调人员混编为一个个执勤组,分驻老城区各交通路口指挥维持秩序。{

  • 除夕夜

    大年三十的下午,我们小城主要大街上连续半月人流摩肩接踵的嘈杂集市终于曲终人散,原来乱哄哄覆盖整条大街的肉摊、副食摊、水果摊、春联摊、爆竹烟花摊,这时也所剩无几,空荡荡的大街上只看到各种遗弃的生活垃圾一地狼藉,人们都已备好年货,回家过年去了。

    每年这时, 妻子总是穿着花围裙一个人站在厨

  • 豆腐炒姜丝

    那一年的夏天,我突然感到头皮被紧绷的头发扯的酸痛,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头顶,摸到了天灵盖上面顶着的一个由橡皮筋扎成的冲天髻,环顾四周,我藏匿在墙角边一堆乱树枝中,裸露的皮肤让蓬乱的树枝剐蹭得浑身刺挠。

    那天,天气炎热,我却莫名藏在如此严实潮湿的一个鬼地方,弄得满头大汗,歪头仔细想了一

  • 扯皮

    一行十几个大妈老爸到信访局去上访,要求见局领导。

    信访局王局长接待了他们。

    大妈们叽叽喳喳纷纷反映问题:“我们东郊路只有一里多长,可是路边遍地垃圾,车一过,狼烟动地,也没人管,还要不要让人跳舞啦。”

    老爸们激动地说:“东郊路坑坑洼洼,一个个坑槽能窝牛,还不如乡下小油路,快没法通

  • 小儿子和妈妈

    记得2012年三月妈妈得了脑溢血,虽然经过紧急抢救,命算保住啦,可是,却落了个半身不遂和几近失语,只能躺在轮椅上,生活不能自理。我起床后,每天必须给妈妈捶捶打打,揉揉捏捏,活动一下四肢,保持妈妈血脉通畅,不至于生发褥疮。

    那时,四岁的小儿子活泼好动,当我给妈妈按摩时,常常跑过来

  • 与善良者同行

    12月17日下午,我们农村公路管理所(以下简称农管所),在上级主管单位虞城县交通运输局领导的带领下,来到两河口“爱心晚餐小屋”为我县环卫工人做义工,竭诚志愿服务环卫工人。

    出发前,下乡养护公路,一路风尘仆仆,刚返回单位的王雨同志听说我们农管所要去做义工,坚决要求同去,并从家里带

  • 黄老板

    黄老板又名黄疯子,是我家一只橘黄色的公猫。

    六、七年前,家里闹鼠害,一到半夜,夜深人静,我们的卧室里,就能听到老鼠藏在某处漆黑隐蔽的角落里叽叽乱叫,嘎嘎乱咬,其声音在寂静的夜色里凄厉刺耳,严重扰人清梦。也曾尝试鼠药灭,鼠夹捕,皆不如人意。这时,我听说弟弟家恰好有一窝小猫已过满月,便满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