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天,娇阳

    空气中翻滚着热浪

    走在这里的人

    自然就会慢下来脚步

    四处张望

    寻找擦去汗水的凉

    排椅上的老头儿,醉了

    呼噜吹得格外响

    吧唧吧唧嘴唇

    嚼着母亲的饭香

    斜着干瘪的身子

    把满足带进了梦乡

    碧绿的树在笑

    扭扭咧咧像刚出嫁的新娘

    肩并着肩站成

  • 我从小就喜欢喝茶,那是因为我家有一丛老茶树,每年清明前后,茶叶半寸长爷爷才开始摘,摘回来放进铁锅里炒,揉了炒,反复几次就算完成制作工艺,成品从来没有超过半斤。我记得爷爷是个滥瘾,一只大瓷缸能装一斤水,每次要泡二两干茶叶,里面由黄转黑的茶垢都有铜钱厚,少说三年没有清洗过,谁嫌脏就别喝他的茶。爷爷爱喝茶

  • “酉水拖蓝”是沅陵县城八大自然景观之一。

    沅水、酉水湛蓝湛蓝的,就像万里无云的蓝天一样,此情此景,令人心旷神怡。遇到千帆竞渡,排接长龙,渔歌满江,号子惊天,您将会忘记自己是一位旁观者,必定融入情景之中,不枉此行。

    县志记载:酉水出北河,入沅江中,有水自酉洞出,性沉而劲。当春夏涨泛,两江黄浊,

  • 八十年代之前,云南、贵州部分地方、湘西境内出产的大量木材、楠竹主要靠放排这种古老原始的水上运输,到常德、桃源去销售,沅水承载着千古使命,责无旁贷。这里讲述一个很遥远的放排故事,代表沅水排工勇敢坚强、不屈不挠的劳动精神;代表沅水排工技术娴熟,生活艰辛的历史背影。

    从前,洪水齐天,沅水排工不敢轻易出

  • 洞庭溪这条溪水,比较宽,上游平坦,长沙细滩,流水缓慢。下游多乱石,流水下滩喘急,特别遇到山洪暴涨,急水冲击乱石,发出的浪涛声,与洞庭湖潮声无二,故名。沿溪两岸处处高山峻岭,飞岩陡壁,奇洞无数。山下多平地,良田沃土,人们憨厚朴实。

    黄帝帝喾时代,嫦娥就生活在这里,《黑丑》的故事也从这里开始。丑者牛

  • 一、春曲《词韵·尤》

    深山翠鸟放歌喉。挑情寻伴游。

    树间藏着小精猴。舌尖把痒抠。

    牧羊女,上荒邱。坡边乱草搂。

    手拿野菌笑不休,熬汤炖骨头。

    二、春苗《词韵·东》

    雷声唤醒睡酣虫。伸腰沃土中。

    姑娘温和恋情浓。相邀天地同。

    嫩苗出,志高峰。心装七彩虹。

    满腔信念报

  • 深溪发源于张家界永定区,全长84公里,中下游经桐车坪、军大坪、枫香坪三个乡,到深溪口鸬鹚坪与沅水汇合。枫香坪有个远近闻名的草龙潭,潭深百丈,四季绿茵茵的,神秘又敬畏。有一种传说,很早以前,民间传承舞草龙、跳草裙舞比赛,枫香坪人每次都输给其他几个乡。榜上无名不要紧,最气人的是附近几个乡都奚落枫香坪人,

  • 春季别样迷人,

    山清水碧,百花吐蕊。

    绣楼传出《闹五更》,

    疯了一群闺蜜。

    绣娘围着一片天地,

    低头走线飞针。

    春光正明媚,

    山花在手指间溅出醉意。

    山美水美风景美,

    不是眼里的凡夫俗品。

    红是绣娘的血,

    绿是绣娘的情。

    长街市上价高待君沽,{

  • 一、初春

    故乡春初依旧寒冷如冬,冷如刀子的风不知疲倦吹拂着大地。天灰暗无光,不能远观。时而大雨如注,时而细雨如尘。若非听到几阵响雷,几乎忘记已经到了春初。

    过年后,我一直安心地坐在家里看电视、看手机里的微信,关注全国新冠肺炎疫情。外面的世界,只能隔着玻璃门窗短距离凝视。

    小区里的花树,摇

  • 蓝天盖满了白纱

    群山披上了素装

    黄河忍住了涛声

    长江放慢了步伐

    天安门的国旗降下了一半

    举国燃起了白蜡

    我们沉痛哀悼

    向新冠肺炎死难者哀悼

    青山作证,奉上用鲜血凝成的白花

    新冠肺炎这个恶魔

    企图害我中华

    传染病专家、白衣天使

    吐出正在咀嚼的年夜饭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