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苁菌是天然野生菌类,生长环境条件特殊,春夏季比较集中,秋冬季也能找到。夏季基本上以金黄色或略带红色,大家人习惯称为红苁菌,秋季带蓝色斑纹,就称绿苁菌。春夏季苁菌吃起来比较“硬”,秋冬季比较“软”,味道有很浓的松油味,我们家乡称松树为苁树,故称这种带松油味的野菌叫苁菌。菌子本身味道不足为奇,做汤喝味道

  • 一、蝉

    躲在枝头歇斯里地地叫

    知了,知了,知道了

    已经深夏气温高热似火烧

    晒干路旁树

    吓得大家不敢出门

    希望别耽误带着汗水的午觉

    你在窗前偷看

    把发财树叶子当做饮料

    见茶杯里跑满烦恼

    你才知道

    错了,错了

    带着一股热气到处跑

    二、萤火虫之夜

  • 一、群龙闹沅江

    五月晴空

    山摇地也动

    百万观众站在高台齐瞩目

    带着激动的心情

    两眼凝望江中

    赤橙黄绿水上整齐排列

    就在今朝

    看英雄谁属

    发令枪声起

    惊天锣鼓擂响

    两岸高喊

    加油,加油,此起彼伏

    那红旗飘扬之处

    水上蛟龙跟着鼓点进发

    你追我赶

  •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嫌走路慢,总让我骑在他肩上走路。也许是七十年代初的秋天,我还没有读书,记忆深处自己就是个小不点。我们村办林场在深山没有人烟的地方,距离我家足有四十里远,不是鸟不下蛋的地方,而是日夜只能听到鸟叫,还有就是野猪肆虐的地方。

    我下面有个弟弟和妹妹,这样计算我应该有五岁了,五岁的我

  • 一、浮想

    把自己的梦贴在云端

    天马行空去飞翔

    远处

    必定有彩霞

    有鲜花飘着的芳香

    我在夕阳深处垂钓

    钓起你的歌声

    钓起你的微笑

    泡在水里的月亮

    你还欠我一个拥抱

    二、承诺

    用吐沫砸出的一个坑

    响当当的声音

    必须用诚信相守

    黄历翻过了

  • 童年时代是无忧无虑时代,很多拉尿和泥的事儿虽不值得一提,但回想起来总觉得特别有趣,这些刻在记忆深处的“趣事”怎么都挥之不去。“老虎抓羊”是我们哪个年代玩得最多的游戏,听老人讲《熊娘家婆》也是百听不厌、最开心、最难忘的事儿。

    七十年代的山区农村,十分闭塞,连收音机都很少见到,我们漫长的童年,男孩子

  • 七十年代时,正是我童年黄金时段,那是童蒙无知、少不更事,却又是无忧无虑的时段。儿时的伙伴很多,我们张家就有三十多个同龄儿童。记忆深处,最好的朋友只有几个,想起童年趣事,我最喜欢的还是“追鱼”、“捉鱼”。

    我家门前一条大溪,比沅水河小多了,所以我们不叫河,习惯叫“溪”,方圆百里的溪,比我们家乡这条

  • 一、过客《词韵·鱼、虞》

    时光如水东流去。何必言凄楚。

    长亭古道景当初。阳鹊三更啼血、溅苍梧。

    座前信誓新添许。曲尽人情腐。

    盏空茶味散香余。捧酒临风哀叹、世炎趋

    二、林荫《词韵·青、敬》

    前年栽树方成景。受益胜仙境。

    人如潮水往不停。足下到来都会、自然轻。

    顽童两个

  • 张世准(1823—1891),字叔平,号二酉山人。祖籍沅陵县城,出生于永绥。

    张世准的父亲是清代小有名气画家,全家寓居湖北专门经商,在永绥有房产,张世准就出生在永绥。很小的时候父亲教他学画习字,他特别喜爱,也格外用功。家道殷实,衣食无忧,心无旁骛,十二岁就在永绥出名,结识很多名人。

    刘墉(1

  • 一、谷雨

    布谷鸟梦里写了一句诗,

    清唱几声歌词

    “莫迟、莫迟”

    农夫不识字

    听了歌儿废寝忘食

    分不清日和夜

    汗水开始透支

    浸泡的不是谷

    也不是暮春的雨

    是为金秋播下希望

    用镰刀收藏

    布谷鸟叫那梦的开始

    二、谷雨

    春的尽头暖暖风

    吹出绿色梦{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