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年时代是无忧无虑时代,很多拉尿和泥的事儿虽不值得一提,但回想起来总觉得特别有趣,这些刻在记忆深处的“趣事”怎么都挥之不去。“老虎抓羊”是我们哪个年代玩得最多的游戏,听老人讲《熊娘家婆》也是百听不厌、最开心、最难忘的事儿。

    七十年代的山区农村,十分闭塞,连收音机都很少见到,我们漫长的童年,男孩子

  • 七十年代时,正是我童年黄金时段,那是童蒙无知、少不更事,却又是无忧无虑的时段。儿时的伙伴很多,我们张家就有三十多个同龄儿童。记忆深处,最好的朋友只有几个,想起童年趣事,我最喜欢的还是“追鱼”、“捉鱼”。

    我家门前一条大溪,比沅水河小多了,所以我们不叫河,习惯叫“溪”,方圆百里的溪,比我们家乡这条

  • 一、过客《词韵·鱼、虞》

    时光如水东流去。何必言凄楚。

    长亭古道景当初。阳鹊三更啼血、溅苍梧。

    座前信誓新添许。曲尽人情腐。

    盏空茶味散香余。捧酒临风哀叹、世炎趋

    二、林荫《词韵·青、敬》

    前年栽树方成景。受益胜仙境。

    人如潮水往不停。足下到来都会、自然轻。

    顽童两个

  • 张世准(1823—1891),字叔平,号二酉山人。祖籍沅陵县城,出生于永绥。

    张世准的父亲是清代小有名气画家,全家寓居湖北专门经商,在永绥有房产,张世准就出生在永绥。很小的时候父亲教他学画习字,他特别喜爱,也格外用功。家道殷实,衣食无忧,心无旁骛,十二岁就在永绥出名,结识很多名人。

    刘墉(1

  • 一、谷雨

    布谷鸟梦里写了一句诗,

    清唱几声歌词

    “莫迟、莫迟”

    农夫不识字

    听了歌儿废寝忘食

    分不清日和夜

    汗水开始透支

    浸泡的不是谷

    也不是暮春的雨

    是为金秋播下希望

    用镰刀收藏

    布谷鸟叫那梦的开始

    二、谷雨

    春的尽头暖暖风

    吹出绿色梦{

  • 夏天,娇阳

    空气中翻滚着热浪

    走在这里的人

    自然就会慢下来脚步

    四处张望

    寻找擦去汗水的凉

    排椅上的老头儿,醉了

    呼噜吹得格外响

    吧唧吧唧嘴唇

    嚼着母亲的饭香

    斜着干瘪的身子

    把满足带进了梦乡

    碧绿的树在笑

    扭扭咧咧像刚出嫁的新娘

    肩并着肩站成

  • 我从小就喜欢喝茶,那是因为我家有一丛老茶树,每年清明前后,茶叶半寸长爷爷才开始摘,摘回来放进铁锅里炒,揉了炒,反复几次就算完成制作工艺,成品从来没有超过半斤。我记得爷爷是个滥瘾,一只大瓷缸能装一斤水,每次要泡二两干茶叶,里面由黄转黑的茶垢都有铜钱厚,少说三年没有清洗过,谁嫌脏就别喝他的茶。爷爷爱喝茶

  • “酉水拖蓝”是沅陵县城八大自然景观之一。

    沅水、酉水湛蓝湛蓝的,就像万里无云的蓝天一样,此情此景,令人心旷神怡。遇到千帆竞渡,排接长龙,渔歌满江,号子惊天,您将会忘记自己是一位旁观者,必定融入情景之中,不枉此行。

    县志记载:酉水出北河,入沅江中,有水自酉洞出,性沉而劲。当春夏涨泛,两江黄浊,

  • 八十年代之前,云南、贵州部分地方、湘西境内出产的大量木材、楠竹主要靠放排这种古老原始的水上运输,到常德、桃源去销售,沅水承载着千古使命,责无旁贷。这里讲述一个很遥远的放排故事,代表沅水排工勇敢坚强、不屈不挠的劳动精神;代表沅水排工技术娴熟,生活艰辛的历史背影。

    从前,洪水齐天,沅水排工不敢轻易出

  • 洞庭溪这条溪水,比较宽,上游平坦,长沙细滩,流水缓慢。下游多乱石,流水下滩喘急,特别遇到山洪暴涨,急水冲击乱石,发出的浪涛声,与洞庭湖潮声无二,故名。沿溪两岸处处高山峻岭,飞岩陡壁,奇洞无数。山下多平地,良田沃土,人们憨厚朴实。

    黄帝帝喾时代,嫦娥就生活在这里,《黑丑》的故事也从这里开始。丑者牛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