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细细碎碎的尘事,沿光阴足迹,在一年将尽之时倾筐而出。忙碌开始密集,日日复日日。旧时的习俗欢喜着不舍岁月漫漫,贴几幅春联,粘几贴窗花,挂一个灯笼照出喜乐年华。

    烟火真实,俗世尘香在年复年里淡淡生香。

    年年新年,年年年新,年年如是,洒扫除尘。而漫漫人生,自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清扫心灵的尘埃。{

  • 一天很短,短到来不及赏悦朝花,已是黄昏夕照。一年很短,短到还未品读春来江水绿如蓝,已是冰雪满天,九九冬寒。光阴疾驰,回眸之间,旧年清瘦的背影渐行渐远,新年的步履翩翩,迎面而来。

    风起,风住。年来,年去。心境被一路的光影悄然修饰,繁华锦时一一落幕于流年似水。千千阙歌里,那一席清影,依旧安静地守着一

  • 冰天雪地的日子,依旧是如常的步履。象一首起伏不定的曲子,流年的尾音清扬婉转。

    时光,不可逆,穿过细细密密的间隙一直向前。尘事纷纷,在岁末的足音里,一路铺排。

    雪的晶莹梅的暗香缭绕于思绪,谁又是点睛的一笔?日子太长,故事太多,一桩桩一件件走过心底的深处,刻下永远的痕迹,是流年的影。走过时光画卷

  • 日子,如春天小溪的流水,缓缓而逝,没有波澜起伏。隔窗,徘徊着一眸风清,手中,轻握着一笔素淡。甚至,那依依浅念也游离于西楼月满。当一路怱怱归于寂静,当一些执念牵手柔软,当,所有的时间都交付简单。我在细细聆听内心的声音。

    流年似水,往事已轻。被光阴洗白的记忆,再不提往昔旧事。掬一捧时光留白,一盏袅袅

  • 时节渐深,一卷冷风吹起雾浓霜重。万里长空只剩,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光阴,悄然别过十月的枫红霜白一夕之间,又迎西风凋碧树。

    十一月,一半是深秋的背影渐行渐远,一半是初冬的雪花飘飘洒洒。一路辗转而过的足迹,留成一个人的故事,不再与人诉。

    心路逶迤,曾经的过往挂满记忆的墙;流逝的光阴,

  • 风起,秋深,摇曳着庭树落英缤纷。那时芳华,飘零于一节枯枝里,写意季节浓重的一笔。

    光景,一日一日,风情,一季一季,把似水流年都带走。只留,眸底枯枯荣荣的陌上景。光阴消逝,酸梅苦李的往事浮浮起起,在烟波里悠悠荡漾开去。

    一抹苍凉缓缓弥漫,向深向远。只是,我在细碎的空隙里依然记得那些红粉翠绿的旧

  • 送一个美好的祝愿,给你,借这十月的金色,了却许多往事如歌,了却心底的清愁如缕。弹一阕心弦,采一瓣心香,将记忆里的点点滴滴留给过往,走在乐中也好,走在苦中也罢;走在小路也好,走在大路也罢,毕竟我们还有远方以及飘荡在路上的诗香……

    习惯将自己置身于某一处,不需要音乐,不需要歌声,就那么静静的待着,遥

  • 连绵几日的细雨,洗去梧叶的碧绿,到黄昏,依旧点点滴滴。长天之外,那一朵诗意芳华被弃在了这场黄花堆积的秋色无边里。这次第,忽有安静盛开成檐下一朵朵沉思生命的花儿,寂寂不语,又似千言万语。

    一程风絮,一川烟雨付于那流水而去。只是,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曾以为最美好的是偶然一份相遇,而如

  • 秋声密密,一丝丝

    剥离半截清愁如烟

    扯一片云锦,裹住

    秋心

    醒来的月光,轻移

    花枝空

    *

    小心捡拾

    几许凉意

    淡淡,在水墨间成诗

    *

    光阴细细

    一半秋水长天,一半

    波色烟岚

    在风四起里,空寄

    心念一曲

    裁一片秋意阑珊为衣

    住进月白风

  • 大片的光阴在尘事的纷扰里一路飞逝。而无语的心底是一抹暗生的情愫,缠缠绕绕,弯弯环环。浓云密布的天,未滴落小雨三两滴。但见连波秋色氲开清愁一卷长。双手握着一份天涯西东,沿着泛黄的记忆搜索风影迷失的当年,丰盈的心事在西风凉里瘦尽。

    在欢喜忧伤里交集,于今生来世里患得患失,美与遗憾交替变幻,一年又一年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