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日清闲 外出散步 不经意间又一次踱到这里 昔日的玫瑰种植园 此时的园子凄清荒凉 人迹罕至

    想起昔日园子里的花团锦簇 姹紫嫣红 园子门口的车水马龙 人声鼎沸 节假日这里更是欢乐的海洋 参观游览的 买花送花的 到处是甜蜜的一对对恋人 蜜语 甜言 笑脸 连同鲜艳的玫瑰 甚至园子里的清风空气都被酿出甜

  • 雪儿是我的邻居,个子不高,偏瘦,皮肤粗糙黝黑。但精力充沛,神情安详。一年四季,农忙农闲,她总是在忙:田间、家里、工厂。。。有时看到雪儿骑着摩托呼啸而至,我总是疑惑:这个女人究竟从哪汲取的力量?

    雪儿的丈夫在很年轻的时候得了一场病,从那以后 半个身子不听使唤。.春耕 。秋收。施肥。浇水。轻的,重的

  • 这是一座破落的小院。小院的地势其实并不低,只是因为四周邻居咄咄逼人的高楼,才硬是让小院感觉到自己正陷于山谷里。

    小院里只有一座孤零零的东屋。堂屋早在多年前,一场暴雨的疯狂肆虐后不得不拆掉了。现在那寂寞冷清的地基上堆满了柴禾和杂物。一株从地基的边缘窜出来的灌木似乎并不嫌弃小院的卑微,蓬蓬勃勃地生长

  • 初春的傍晚,寒意仍然很浓。天阴沉沉的,偶尔飘过几点雨星。

    一束灯光从一扇未关的窗子里斜射出来,在这朦珑的傍晚给人一种不真切的虚幻。灯光来自一家小小的包子店。店面不大,却生意红火。此时并不是包子店的营业时间。灯下,一位瘦削的小个子女人在忙碌地准备明早要用的一切。在屋子的另一头,男人在和朋友喝酒聊天

  • 洛斯是我们邻居家的一直只小狗,聪明灵利活泼可爱。全身象涂了油光一样的黑毛总是让人忍不住想抚摸它,一双明亮的眼睛清澈而又灵敏,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家伙。

    这颇能让洛斯现在的主人,一个胖乎乎的走路象鸭子一样女人引以为豪

    ’‘当初多亏了我的聪明,老公’‘妇人象老公夸口到’‘这只漂亮的小东西可不是谁想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