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下乡活动开展是一个团队的事,绝不是一个人的事,一个好的团队出自于好的队员,队员我不要求最好,只要求最合适。在我觉得合适的人选比最好的人选更加保证,只有最合适队员才能使队伍更好的维持下去。

    在两个星期的招募队员结束,接着召开队员第一次见面会,希望社会实践队汇聚岭师各学院的小伙伴。第一次见面队员们

  •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历经十天的锻炼,我们终究要跟这个地方告别了。

    有人说,我们的人生每一次遇见都是注定的,无论对错。渺小的我们很庆幸,能在石岭小学与这里的孩子们和队友们相遇。

    记得当报三下乡时,都想着下乡时间遥遥无期。转眼间,却已是离别在即。短短十天时光,可以很短,可以很长。记

  • 三下乡的结束并不代表着队友们之间关系的结束。我们的队友情谊依旧在继续。也许以后会因为学业的紧张而减少了联系,但是,我们总会记得三下乡实践中的点滴,在和大家相处的日子里充满了欢声笑语。我们就是一个大家庭,相亲相爱。

    三下乡教会了我许多东西。原来,站上讲台面对二三十个学生我也可以做到心不慌脸不红。而

  • 在石岭,有个叫潘明朗的小女孩,她留着一头齐耳的短发,有着纯真的笑容,甜甜的嗓音。记得初次见面是开班仪式那天的下午。害羞的她躲在同学的后面连话也不敢说我所有的问题也由旁边的同学代答。想要加入我们暑期班的一年级却把协议书给丢了,当时的她一定是害怕因为没有协议书而被拒绝加入一年级。

    我会一直记得在那个

  • 在学校里面,同学之间吵架打架之类的事情并不少见。很多时候矛盾的开始只是一件小小的事。

    班里有位同学很不受同班同学的待见。经常都会听到有同学来报告说他又和同学打架了。我问他为什么不可以和同学好好相处,而他给我的回答却是:“我为什么要和他们好好相处?他们以前就经常欺负我,我以后再也不会让别人欺负我。

  • 这个世界上有天才的存在,就必然相应的有蠢材的存在。我不知道两者之间是如何定义的,我承认这个世界上存在着那些所谓的天才,但我却不认同人们给孩子贴上蠢材的标签。

    在三下乡中我遇到了这么一个孩子。相比较于其他同龄的孩子,她的表现让人有点担忧。我听一位队友说在上合唱课的时候需要学生抄下歌词,但是这位学生

  • 一声长鸣,跌落在旷野;无限的惆怅与孤独,在别离的那一刻,一齐从心头滋生。

    不再是噼噼啪啪地敲键盘的声音,不再是一句句玩笑话,不再是一张张纯真无邪的笑脸……一切一切,在这个炎热的七月,渐渐都离我而去。

    十天,眨眼间,就过去了。回想起三下乡,欢笑与泪水,依然历历在目。

    曾经,我怀揣着对三下乡

  • “计划赶不上变化。”对于这句话在三下乡途中,我是深有体会。在前往三下乡目的地之前,我特地做了几份教案,和准备了要上课的内容,考虑到我们面对的都是小朋友,我还特地准备了几个有教育意义又有趣的动画片。然而,有趣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小朋友们并不喜欢我准备的动画片。这是我所遇到的问题中并不是很棘手的一个问题,

  • 在石岭小学,有很多天没亮就起床去学校门口等待学校开门的孩子;有很多放学依然在校园里游荡,知道天黑才回家的孩子;有很多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在学校门口小卖店买着垃圾食品吃的孩子.....这些孩子,看似很快乐,其实心里很孤独。而其中很多看似很野的孩子,都是留守儿童。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二年级的小女

  • 今天文艺汇演结束,有个五年级的女生给了封信我,还叮嘱我回去以后一定要看。信里的内容大致是这样的:五年级的女生们知道他们班的男生很调皮,让我很生气,但是她们希望我能原谅他们。最后向我表白心意,她很喜欢我。她还说希望将来能来到我所在的城市。

    看完这封信后,我一直强忍的泪水想落下来。最让我感动的是,她

  • 上一页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