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脱衣服,外面很冷;

    不说话,错了有人讥笑;

    想钻进套子里,人太多。

    太阳啊,炎热吧;

    剥去身上衣服,烤干灵魂;

    赤裸着、狂野上,天地间。

    疫情期间不能远行,喝着小酒更是热血沸腾。每个人都有增强内涵扩大外延的冲动;人和动物有个共同的属性,那就是地盘意识。国家有960万平方公里

  • 高考以后填报志愿。2009年我面临这个问题时,简单粗暴,报名一个学校从本科到专科,儿子苦笑道:买本报考指南20元都省了。没有高分,没有突出的特长,去内地大学受别人虐待不划算,新疆的录取分数线对安徽河南考生来说是幸福的,兵团子女那就填报石河子大学,从零批次的国防生到专科,并且服从调剂,后来考上石河子大

  • 你在五一团场买房一事,我觉得不妥。

    其一,这不是刚需,只是因为学区房来投资意思不大,随着政策调整,将来和三坪房子相差无几,毕竟相隔几公里,何况你已经有两套房。

    其二,有钱对孩子进行投资,末末成绩一般,更需要学习为人民服务的本领,不要被眼前的琐事冲昏头脑,要有着眼未来的理想,不能成天“苟且”,

  • 林子说的本意是,大多数人都会指点江山,从不指点自己,要么说说花花草草凋谢而哀思,或者用你不懂的隐晦语言来寄托虚无缥缈的意境,谁去透视一下自己,那种“人之初性本恶”的特性远不敢形成文字,会污染生态文明,林子浏览过气即将过气的作品,一大发现是,隔靴挠痒是文人的基本特征,但也衍生出一批忿忿不平伟大人民,林

  • 从景区的山上下来,遇到一群上山的年轻人,迫不及待说起上山的境遇;年轻人掏出手机,指出其中几处景点,问我怎样。因为景点偏险,没有足够的时间就放弃了,他们笑了笑,往前走去。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当我年老时,给年轻人说起过往,甚至想记录下来,留给即将过往年轻人一点告诫,他们往往也是这样:你的路,不一定是我要体

  • 今天,想了想,板着指头数了数,这个生日过后应该吃57岁的饭了。内退以后想找一份工作,用身体挣钱,用人单位:“呵呵”,体力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用智力挣钱,用人单位还是:“呵呵”,脑力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生存不是问题,没有了追求、没有希望的日子,时间过得很慢很恐惧,仅存一丝体力智力像沙漏一样流逝,难以翻越

  • 所有的人都崇拜自己,即便自认为卑微的人,依然有他看不起的人和事、所有的人和事。看清了自己,失去崇拜的个体,伸手、抓不住未来的自己。-林从年。

    疫情过后,在加油站当保安的老马问老年干不干保安,说上一天休息一天,一月三千四大毛,很轻松的。老年没有否定也没肯定,老马清楚他放不下身段,好歹当过多年“村支

  • 一个人在房子闷了一月有余,躺在窗户跟前的沙发上,晒着太阳,感觉春天来临,暖洋洋的太阳洒在身上,引起莫名其妙的躁动。早晨洗漱时,看见镜子里陌生的头颅,覆盖几根稀疏的白发还不停的掉,卫生间,还有那枕头、床单和地面,像荒芜的戈壁滩上遗留几株没有刮走毛草,疫情期间,谁也说不准理发店开门日期。年初,神差鬼使购

  • 今天,马永青微信说,现在禁足在家有时间,我们合伙写小说吧。他说他想做一个内心美丽的流氓,引用那句:“一切从我第一次遗精时开始”。

    我说你是连队宣传员,不能幻想流氓,只能给团场精神文明吹吹喇叭。我写不出人物的原因是熟悉而单调,就像写的没有韵律自由体式的伪诗,在这个小环境里上班30多年,就像门口拴着

  • 在家“禁足”二十多天,无所事事也没能很好一篇散文,离生活太近,以至于看不清生活本来的面貌,或许年龄的缘故,面对未来,既不相信假的也怀疑真的,生活过往无趣,即便涂鸦一段文字,没有深度和广度,没有创新和特色,没有灵魂,干瘪的像八十岁老太太的脸,真实而不愿意想象。还不如小区的门卫,人家对进出小区的人总是发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