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桃花谢红,只有时间尽收眼中。那么,那份氤氲在人心深处的匆匆行吟能寄托于何处?演绎与谁听?惋叹满天桐叶飞逝天边,饮尽杯中凉却已久的茗水,棋盘上的那颗白子迟迟没有出手,又是什么催人太匆匆?

    相濡以沫的江湖、良莠不齐的旅人,一颗静置许久的心,可以与谁同归?结识的缘分多么可贵,但依旧抵挡不住所以“人艰不

  • 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告白,何人已探,请记文下!助我情成于文!

    ————————————————————————————

    韩霜几瓣梅花印,

    亚如江靡玓瓅珠。

    格光释却了无寻,

    喜逢绿房紫菂出。

    欢亦无忧扰锦鹭,

    你自水墨烟廊处。

    至若雾茗画青伞,

    此笺无诗断此情。

  • 曾与软月对酌饮,

    月言南城有风景。

    醉抿衣玦景何在?

    眼中月影竟沉浮。

    --------------

    现自粉黛青瓦墙,

    映亮凭栏系花廊。

    珊阑自古对家灯,

    今却有扇绣锦囊。

    乌舟独自倚寒江,

    鲤不知寒绕帆浆。

    雾墙处处落古窗,

    古案自应有茶香。

  • 青玉案上,铜灯黄焰,红烛残蜡。剑架之身红锈不绝,宣纸之中墨染桃花。也曾抬头轻望,那断肠音处,是否有几许断肠人如我。恨天下之大,红尘之繁,却无一良人可觅。纵有万种私情,几言少语,欲说还罢。

    可忆得那青石板桥?曾有才子佳人如期相许,纵然丝雨连绵不绝,释了那墨染青柄油纸伞,釉青滴落,正着乌衣纱帽,抬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