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风萧瑟天气凉——闲论古文与科学

    夜风送来初秋的清凉,啜一口冰水,端坐窗下,开卷有益,细品华章。

    有次看宋朝小品文,某说书的,估计修为不到家,口才不好,没几个人爱听。经高人指点,读了三年魏晋文章,之后再登台说书,一股驰骋纵横的英雄气自然而然逸出,叙事庄严宏大,令听者动容,遂成名家。

    看上

  • 微信公众号:维扬之水szp

    蓝天一碧,云朵闲闲,布谷鸟在远方树荫里啼,狗狗在小区路上吠,清晨散淡寂寥的光阴如此美好,似乎什么都不用想,也不用忧心。

    坐在窗下,拿出前几天谭立东先生赠的《水火管理学》一书拜读。作者谭立东先生有丰富的国内500强公司管理经验,他的《幸福经济学》被暨南大学指定为“中

  • 喜欢坐在北窗下,看着白铁栏杆上滴溜溜挂着的雨珠。清风徐来,细雨透纱窗,一扫酷热。

    春来一直干旱,近一个月更是少雨,多见红火火的大太阳,晒的七七原本小麦色的脸更黑了些,擦防晒霜,戴帽子口罩都不管用。

    在小区空地里种了8棵西瓜苗,天天给它们浇水,依旧不见长,刚刚能保住小命,身子还没个团扇大,紧赶

  • 6月7日晚,从超市出来,雨已下大,红雨披遮不住车筐里的纸箱,被雨水一点点浸湿,泡软。匆匆赶路,穿过小公园,忽然闻到一股熟悉的花香,地上有些许被风吹雨打折腾下来粉色丝絮般的落花,原来绒花开了!绿荫亭亭如盖,花团团如粉色球,叶片像含羞草,在迷离的雨里微微颤抖。

    绒花树又名合欢树,初见它,是12岁那年

  • 闲坐,有点闷。

    打开北窗,打开南窗,拉出半扇阳台门,穿堂小风儿飕飕的,南北气流交汇,此起彼落,此消彼长,纱帘轻漾,顿消这春末夏初高温和做饭散出的热气。

    坐回窗下,没有月光,对楼各家各户窗户透出或明或暗的光,有拉上窗帘的,也有没拉的。

    夜风吹走了一窗明月,也吹乱了我的长发,似乎有点冷,昨天

  • 闲情偶寄:看绿牡丹,评《诗文会》

    前几天从网上买书,包书的信封上印有“北京大学”字样,一时感慨。记得小时,秋天坐在院子里剥玉米皮儿,家父就曾念叨过清华、北大等名校。

        大明月亮地儿,一院子新掰的玉米,高大茂密的梧桐,树影横斜斑驳,恰似东坡先生所写:“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

  • 春天如此美好。

    一夜小雨,晨曦初现,一路的柳绿桃红都隐在轻雾濛濛中,有点儿像六朝烟水气的江南。清明过后,才几天,桃花已残,叶满枝头。

    一只黑白相间羽毛的小鸟,娇憨灵动地在路上一跳一跳走动,那么快乐,摇头摆尾巴,时而乍乍翅膀,诱我靠近,却又忽高忽低朝前飞。原谅我见识浅薄,不认识,因其叫声婉转清

  • 一夜春雨,潽的地皮儿湿润润,气息清新。桃花粉白的红,柳条轻柔的绿——随手拨几下,水润润的柳条上一串串鲜绿的柳芽,每个芽是三片、四片小叶子夹一颗麦穗似的小绿珠,在暖阳下摇曳生姿,招摇着满树的春意。

     

    野菜正当季。记得小时结伴背个荆条编的挎篮去地里给猪挖菜,别人半天割满满一大筐,我往往只能采到

  • 冬去春回,又是一年新。

        公园空荡荡,淡褐色的干瘦柳条儿袅袅摇摆,轻软,隐隐透出点子绿意,把灰暗的天空点缀的伶俐妩媚许多。

        近日阳光明丽和暖,风吹面不寒。高坡上一树蜡梅,枝丫横斜,黄灿灿热闹地开着,清香如碧波春水一圈圈荡漾开,隔着路,都能嗅到浓浓的香气。

        如此好景无

  • 有的人,来过,又走了,带着笑,似乎只为点破你生存的卑微与落魄。

    或许,不该埋怨,困境原本存在,只是自己过习惯,平时的日子正如这一场春雪,一片雪白遮住天地万物,填平了沟沟坎坎。

    而这个人的出现,恰似一缕温暖的光,以热情融化了事物表面遮盖的落落残雪,现出原本存在已久的凄凉底色。然而,他的出现却收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