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娃考试,有点儿钱都捐给了铁道部,来回跑,大人也跟着她的匆匆脚步心神不宁,情绪不稳的时候啥都写不出来。看着别人写了天涯闲闲书话版块的《梦》征文,自己憋不出,干着急,那天特意买个大芋头,削皮儿蒸蒸,粉糯糯的芋头在舌头上跳跃,惬意!肚里有了货,可还是憋不出一个梦。

    大一那年,有机会去“黄粱梦”游玩

  • 天真冷了,门口有一片菜地,一个老太太在拔最后几个白萝卜。

    秋天收完玉米才种的,满地都是乍开的绿叶子,带着刺毛,看着茂盛,根茎细细夭夭的,简直像是种人参。白萝卜叶子很像梢白,不过它没有人家捎白叶子光滑细嫩脆生,放点盐腌腌,搁点香油,梢白做的凉拌菜特下饭,那是夏季的招牌菜。

    很少有人吃萝卜叶,那

  • 微信公众号:维扬之水szp

    早起,趴窗户上看,地面湿津津的,冬青上有雪,小汽车顶上有一点雪,白白的。

    小时候,一入冬,村里电压就变低,小黑白电视画面不全乎,平日明亮的灯光昏黄如豆。估计有人在用电炉子取暖,村里变压器带不动。听大人们说起电炉子,觉得是很神奇的东西,能把变压器吸没电。

    那年我

  • 心火上腾,坐卧不宁。

    忽忽间,有句话萦绕心头,“雪夜单衾,迭互暖抱时。”想想,出自《聊斋.鸦头》:

    书生王文,认识了一个不肯为妓的小狐狸精鸦头,两人私奔外地,靠做小生意勤劳度日。一年后狐母找来,鸦头被抓回幽禁生子,儿子王孜被弃育婴堂,7、8岁时巧遇他爹收养,长大后练得一身本领,接信救母,历经

  • 村西有间青砖小房子,房子后有株老柳树,树上挂着一口钟。

    冬去春来,柳树垂下万千条碧丝,一对对挺阔娇嫩的小绿叶夹着一颗颗绿豆似的毛穗儿,如碧玉雕成。小孩子在树下跑来跑去,折几枝嫩柳,或编个柳条圈戴头上。有的挑根粗点儿的柳枝搓啊搓,褐色的皮慢慢软化,抽出芯里的小棍儿,用小刀把空皮儿切成小段,撕一点上

  • 怜花意殷勤,无意醉红尘

    夜深,人声寂,狗不吠。

    独坐窗下,秋风徐来,啃啃玉米棒子,翻翻闲书,发现日本人也爱写长篇大论的小说。一本《源氏物语》厚重如词典。

    木心说:“我想探寻人心的深度,发现的却是人心的浅薄。”

    人多喜欢炫耀。有人评红楼,说看的时候,觉得那些人过着超过他们身份的奢华生活

  • 夜色深深,换上运动鞋,随意走走。

    公园里有一群女人在练太极拳,晚上是她们,早上你要是6点半转过来,看到的还是相同的她们,音乐慢悠悠荡着,恍若这些女人一夜都在,没挪过地方。

     

    绿瓦顶的小亭子,几组简单的健身器材,小广场冷清清的,许多肥壮的蟋蟀从旁边的玉米地里蹦哒出来闲逛,楞头青一样,有的

  • 秋风萧瑟天气凉——闲论古文与科学

    夜风送来初秋的清凉,啜一口冰水,端坐窗下,开卷有益,细品华章。

    有次看宋朝小品文,某说书的,估计修为不到家,口才不好,没几个人爱听。经高人指点,读了三年魏晋文章,之后再登台说书,一股驰骋纵横的英雄气自然而然逸出,叙事庄严宏大,令听者动容,遂成名家。

    看上

  • 微信公众号:维扬之水szp

    蓝天一碧,云朵闲闲,布谷鸟在远方树荫里啼,狗狗在小区路上吠,清晨散淡寂寥的光阴如此美好,似乎什么都不用想,也不用忧心。

    坐在窗下,拿出前几天谭立东先生赠的《水火管理学》一书拜读。作者谭立东先生有丰富的国内500强公司管理经验,他的《幸福经济学》被暨南大学指定为“中

  • 喜欢坐在北窗下,看着白铁栏杆上滴溜溜挂着的雨珠。清风徐来,细雨透纱窗,一扫酷热。

    春来一直干旱,近一个月更是少雨,多见红火火的大太阳,晒的七七原本小麦色的脸更黑了些,擦防晒霜,戴帽子口罩都不管用。

    在小区空地里种了8棵西瓜苗,天天给它们浇水,依旧不见长,刚刚能保住小命,身子还没个团扇大,紧赶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