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晨踩着梅花鹿

    在朝阳后 来

    鹿角的珍珠挂在 脖子上

    眼泪汪汪

    充满鹿的清晨的鞋子

    只有一双

    眼泪也 只有一滴

    汪汪

    我喜欢的梅花鹿

    踩着清晨路过

    朝阳,我喜欢的梅花鹿

    在远方

  • 晚霞了

    走到永安路

    树们没有花开

    尘土

    红绿灯拐弯

    街上没有人认识

    眼睛里也没有

    孤独是风

    吹成眼泪

    一把

    抓住风 与眼睛

    挤挤一公交车的人

    和 整个世界的灰尘

  • 《一本书》

    一颗 一颗地盛敛

    不发出啜泣与歌声

    扉页上弯弯曲曲的名字

    敲进眸

    一本书躺在脑海里

    挣扎着 吮吸

    你躺在一本书 的怀里

    生也 变为了死

    《老墙》

    一种颓败的味道裹着

    鼻翼 的苦毛

    汗水淋湿墙角

    一株喇叭 爬上

    紫的骨

  • 我做了一个梦。

    坐在一个教室里上课,周围都是些不认识的同学,然而他们都认认真真地听着那个老师讲,稚嫩的手举起,回答着听不到声的话。

    那个其实我根本不认识的老师拿着一本杂志指着上面一辆红色公交车前站着的一个小女孩儿问我,那是她的女儿,是不是很美?

    我点点头,说,是啊,你的女儿很美!

  • 憔悴的词格,一如你苍白而且颓的脸色,陌生的瞳孔,瞳孔里充满血丝的怨恨。浊酒未必要饮于今晚的月色,琵琶不定要在湖面盛放,烟花从此寥落了,不关天气,不关尘世,不关爱恨。

    有秋天凌乱满地的枫叶,有整个夏开在记忆里的香樟,有花草树木鸟兽鱼虫,偷在柔弱的河流里,生生死死,话一轮又一轮的梦境。时光不老,不好

  • 下一个春天

    十个我从地下醒来

    五个是白色五个漆黑

    然后围住这一个悲伤的我

    数落 责备

    黎明总该悄悄地来了?

  • 倘使一个人能预知死亡

    化为疾行的列车

    看完风景里 所有的世界

    穿过隧道 穿过风 穿过悲伤

    听着寂寞与高歌 留下背影

    /

    倘使一个人能预知他的死亡

    飞一般地闪过一切时光

    蓝色里一列车 或许有它的方向?

    他的脆弱的方向是泡沫 飘成梦

    /

    可是一个人未知他的死亡

  • 柔嫩的云滑过去

    天上一轮月

    大地一个人

    /

    空气里浮动她的香

    折扇染的墨 已在夏里微凉

    微凉是梦 梦是蔚蓝色的远方

    /

    我没有听清她

    雪花若柳 絮飘飘

    飘飘何所似?

    白衣,圆月,彷徨

    /

    我没有听清她一个人

    站在大地上淋着月光的悲伤

    啜泣如

  • 通往远方的路也同样通往远方的悲伤

    金色的麦浪滚滚如雷惊于天地之中央

    青苔的颜色深沉如昨

    那晚的星子环绕苍穹似在孤独流浪

    流浪 流浪 流浪

    老屋停在原地拔高着四周的虚无缥缈

    你沉到静里,沉去,沉去

    有多沉的虚无,便有多重的拥有

  • 似车轮碾过的痛苦

    榆树长在路旁成为两行点缀

    车声飞起

    一刃刃

    万吨浮云幽咽于天空放阴

    /

    伞里没有世界

    伞里的世界下着淅沥的雨

    伞里没有下着淅淅沥沥的雨的世界

    伞里已经没有了伞里的那个雨的世界了

    /

    而雨仍旧来

    飞起一刃刃

    万里的呜咽!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