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风萦绕大地,潋滟了大自然每一个角落,那万物复苏的节奏,璀璨的不止公园绿地,还有城市空间在疫情过后的勃勃生机。

    春暖花开,远处的山花烂漫,缔造了春日特有的风情,一直以来,对春天总有诸多情怀寄望,总觉得这是一个绽放梦想的季节,更是一个撒播希望种子的季节,即使不能面朝大海,但是心里的雨季还是拂过了万

  • 春风劲吹,大自然在百转千回中迎来季节走向,似乎转眼间,又是一个月份上旬将珊珊走过。无情的岁月篇章,总会余悸一片光阴印记。尽管近来,总是忙碌中透着简单,生活很多元素都在疫情期间轻描淡写,没有更多诗情画意点缀生活,更没有机会邂逅远方诗意人生,但日子平淡如水的节奏,也需要在日复一日中“蹉跎”。

    三月时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印象中的古诗词里真的没有出现过,孤陋寡闻之余,越发感觉到了中华汉语文化的博大精深,华夏文明的源远流长,以及自身的肤浅。

    很多国人应该对该词汇非常陌生,甚至脑海不会有此内存。直到日本捐赠武汉的医疗物资上的标注,这些传统古诗词才得以浮出水面,得以正式欣赏,不过汗颜的色彩里,更

  • 窗外,灯火身影拉得很长,无精打采的模样里,似乎都在诠释光阴的“阴暗不定”,多数人宅在家里,无所事事,唯一能够守候亲人的机会,享受合家团聚的温馨,或许便是此时的“正月”,也是今年史无前例的春节“假期”!

    辞旧迎新,当新年的钟声敲响后,便是新春旋律的绽放,只是今年的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着实打乱了万千家

  • 爆竹声声辞旧岁,烟花漫天话团圆,新年钟声即将敲响的时刻,总令人凝聚心神,有些高度紧张,似乎稍不注意,时光的尾巴就会拂袖而去,那荏苒的岁月篇章里,既有“白驹过隙、忽然而已”的叹息,又有年华蹉跎的况味,弥漫于夜风中。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张灯结彩,鞭炮齐鸣,烟花绽放的璀璨气息随处可现,春

  • 风清月朗

    霓虹闪烁

    略带羞涩的夜空

    依旧匍匐着冬日的内敛

    似乎只有春暖花开的盛景

    才能见证生命又一春天

    季节长廊亦然

    无论光阴轨迹在何处延伸

    无论年末倒计时还有多少路径

    都无法诠释心境的五味杂陈

    是热情期盼

    还是新春恐惧症袭来

    犹如厚重的日历瞬间变薄{

  • 夜色渐渐沉寂

    车流不在喧嚣

    街旁路灯映照的光芒

    璀璨了一城花絮

    与烟花、爆竹声共同装扮着小年之夜

    声声悦耳的旋律响彻天籁间

    大有先声夺人之势

    似乎“爆竹声声一岁除”正在上演

    无论时针向何方指引

    都无法阻挡春节倒计时

    新年脚步,还是锐不可挡

    霓虹漫街闪烁{p

  • 云淡风轻

    大自然在立冬之际

    依旧处之泰然

    似乎,凋零的落叶

    只差高温突袭

    万千红尘便开始雪花飞舞

    芸芸众生

    以这样辽远、深邃的姿态

    激扬唯美诗行

    不想搁置泛蓝的长廊

    只在似水的年华里

    走过又一城地

    来过,济南

    老舍笔下的“济南冬天”

    依旧值得回

  • 岁月风帆

    此起彼伏

    在人生道路上贸然轮回

    即使留下众多的印迹

    也会在风吹无影中散去

    多年的经传 蓦然的回首

    似乎大地的回响声

    依然响彻天籁

    只是近前的万物

    已被凋零得物是人非

    花开又花落

    一季拂一季

    生命长廊又有多少虔诚的迂回

    能折射太阳的光与热{

  • 斗转星移,又是一季寒风肆虐,大自然也终于告别风轻云淡,映入眼帘北方大地,颇有“北风卷地白草折”的萧瑟一幕幕,伴随尘落沙飞的气息,月份交替再次更迭。过了今夜,十一月将无奈告别流年舞台。十二月,这个一年最后月份,将承载太多喜怒哀乐的驿站,姗姗走来。

    岁月荏苒,正如白驹过隙,匆匆掠过万千红尘俗世,一路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