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认为无所畏惧的我竟然也有害怕的时候,而这种感觉来的那么突然,毫无征兆

    夏日中午,除了几声蝉鸣,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午休习惯的我猛一抬头,发现我家的院里突然多了一个老人:坐在马扎上,拐杖立在墙上,双腿不住打颤,一手扶腮,一手搭在腿上,眼睛呆呆的望向某一处。我起身走向老人,眼光定格在老人身上,心倏地

  • 每次坐着大巴车陪学生中考,看见学生们拉着行李箱,像是旅游一样,那么清闲,家长们却恰恰相反,紧张地千叮咛万嘱咐,唯恐忘了什么-----

    看着看着,突然想起88年——那年我中考。没有大巴车,没有行李箱,没有家长送行。只有两位老师、我和四个同学,七辆自行车,几个行李卷,别的,没了。

    那是我第一次在

  • 三十年后的邂逅,雨诺和如风不期而遇。

    如风变化不大,只是有了岁月的痕迹,雨诺与以前相比判若两人,雨诺自信的喊出了:“如风!”而如风稍稍有点犹豫,但很快惊讶的伸出手,边握手边激动的问:“你是?雨诺?”

    雨诺拼命的点着头,如风打量着说:“变了,胖了,比以前好看了!一晃儿,三十年了,都老喽”

  • 今天在公交车上,见到一2岁半左右的小女孩,眼睛比较大,有灵气。一上车,灵活的爬上高点的车座,一只有点胖乎的小手抓住扶手,调整好坐姿,整个人三分之二在座内,小腿摇晃了几下,小脑袋点了点,似乎想说:不错!

    坐稳后,伸出小手,和身边的爷爷要了个蒸包,拿过来,瞧了瞧,小嘴对准包子一角就是一口,很快咽下,

  • 我最喜冰雪,2015年雪后爬山,有一条冰河吸引了我,停住脚步,慢慢赏玩,似玉石,似羊脂,用手轻轻的触碰,怕碰碎了,用手指轻轻的划,那滑滑的冰冰的感觉令人爱恋,忍不住用脸靠近,脸颊顿时被凉气侵袭,感觉湿湿的,凉凉的,禁不住把脸搜的一下挪开!

    滑冰是我从小爱玩的项目,可不能错过,厚厚的冰,踩不碎,但

  • 当一个人从你的视线消失了,你会不会寻找?

    很多时候不会,因为人生就像一场永不停歇的旅程,人来人往再自然不过。

    路途中,和你谈的来的人离开,你会不会寻找?

    会,但不会长久,因为会有下一个言语相投者到来。

    言语相投、心意相通的人离开,你会不会寻找?

    肯定会,而且会寻很久,放弃时会觉得

  • 父亲从来没骂过和打过我,甚至连一句重话都没说过,但他也没表扬过我,无论我做的多好,有时我也怀疑:父亲到底爱不爱我?有一件事,让我体会到:父爱不像母爱那样直白,父亲的爱是深沉的、含蓄的。

    1988年,我考上了城里的重点高中,从家到学校大约40里的路程,那时候,没有公交,汽车也少,大多数是骑自行车,

  • 让实在人油嘴滑舌,还不如杀了他,这种人只会在他认为有感时才会说些温情的话。你让他说,他偏不说,他不愿受人摆布,即使知道人都喜欢听!

    让实在人道歉,几乎是不可能的,逼急了,就来一句:知道错了就行了,干嘛非说出来,而更多时候,他纳闷他到底错哪了?

    让实在人哄媳妇,难上加难。明明知道媳妇想听什么话

  • 地上一童,树上一鸟。人吼鸟鸣,人静鸟静。

    晃小树,鸟从头上过,童伸手未果。

    鸟飞人追,人停鸟住。

    鸟立于地,童站于前。

    童蹑手蹑脚,鸟静静观瞧。

    近在咫尺,童嘴角微翘,鼻孔扩大,低吼一声:逮,逮住喽!

    鸟惊,转瞬疾跑,突然童倒,鸟顿悟,猛地飞起。

    童怅然,爬起,撅起小嘴,

  • 一提起“童年时光”,你可能会想起和小伙伴一起玩耍的各种场景,而我呢?会想起五、六只白色的羊和一个孤独的女孩。

    在我的记忆里,爸爸是老师,天天忙,弟弟小,只有我帮妈妈干活,不能像同龄人一样玩,虽然累点,但自己高兴,因为能帮妈妈,自己多干点,妈妈就会轻松一点。

    记得小学你会儿,放学后主要任务是放

  • 上一页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