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傍晚,像往常一样,饭前去爬山。爬上小山坡,坐在孟春季节的小山头上歇息,山风轻拂中漫不经心地扫描着山上山下的满目绿色,身边麦田里刚刚开始抽穗的麦苗摇晃着大大的脑袋,好像是对我说:“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放心吧!”

    可能快要下雨了吧,一大群燕子围绕着麦田盘旋,低低的掠过我的头顶,那美丽的剪刀尾巴就像是

  • 记得前些年曾经有个姓孙的农民企业家想去美国,几年间两次被拒签,气的给奥巴马写了封公开信,批评美国的签证官,把他这个老说美国好话的有钱人不当回事。这老兄真的是挺可爱的,但对签证来说是毫无用处,而去美国签证两次被拒,这老兄也基本上今生与美国无缘了。

    年轻时,自己曾立下誓言:今生只做一件事——读万卷书

  • 总算又可以轻松地休闲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以前休闲的时候,总是愿意叫上哥们,带上家里人直奔鱼塘

    ,享受垂钓之乐,喝啤酒吃烤鱼。但自这次住院后,却是喜欢带着小狗烦儿来到黄

    庐,静静地自个儿呆着。

    接连下了好些天的雨,黄庐后面的山林显得格外的清净。翠色叠嶂中,鸟儿在

    愉快地忙碌着。我

  • 农历四月,“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就像是专为摧残山上的桃花而来,晚春的雨哗啦啦在山里淅沥沥地下个不停。看着窗外的雨帘,心绪难以平静,自己曾经写下的诗句突然就在脑海里清晰起来:

    “我之情人在云端

    欲去寻她天路远

    仰望九天空长叹

    情人赠我宝莲灯

    回她什么——

    辣椒串{

  • 前几天一帮铁哥们喝酒,席间,一伙计直呼我名:“雨宁,你潇洒不拘形式一生,活得自如,对旁人对你的看法不管不顾,告诉我,你对曾遇到的世人怎么看?”

    我哈哈一乐,说:“我老妻一生常伴,女儿优秀,无牵无挂,无欲无求,潇洒倒也使得,不拘形式却也无妨,旁人那是旁人,与我何干?但真的对遇到过的世人无看法,或者

  • 闲来无事,独自跑去山边休闲,无事看电视,最近热播的反腐剧《人民的名义》,谁知才看几集,朋友的电话便来了。无奈,只好驱车回家。

    一进城,一股嘈杂扑面而来,刚刚静下来的心立刻就烦躁起来,脚下的油门就不想加速了。但应下的事还得做,应景的话还得说,该喝的酒还得喝。

    人在江湖,人情来往,实在无奈,问谁

  • 这次到腾冲,看到了热海烟云缭绕、国殇八千将士忠骨,但留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腾冲龙江特大桥!

    曾经,呆在美国旧金山金门大桥下,我为这座世界著名的单跨双塔钢箱梁悬索桥连声赞叹,为它的雄伟,为它的美丽。而如今,我站在云南最美的公路桥——龙江大桥下,却已经没有了赞叹,只是静静地发呆。

    云南腾冲龙江

  • “老爸,我们到青海啦,今天陪老师去了塔尔寺,明天要去青海湖啊。”电话里传来女儿高兴的声音。这丫头,在外考察这么久,真的不想回家啦。

    “这些地你都去过啦,老爸带你去的,忘啦?”

    “没忘,那时你女儿我都10岁啦,记事啦。可现在人家接待我们的,朋友盛情难却,老师也都去过了,但老师说每次去的感觉都不

  • 记得有一故事,说得是苏东坡去一古寺游玩,方丈不知道他是何许人等,奉茶聊天。曰:茶。聊一会,觉得来人非等闲,再曰:上茶。良久,知道他是当代大诗人,忙曰:上好茶!苏老夫子离开时,方丈请他留下墨宝,诗人无奈,提笔书曰:

    坐 请坐 请上坐

    茶 上茶 上好茶!

    之后诗人扬长而去。

    这故

  • 春城昆明,已经来过两次了。第一次,上世纪90年代,昆明,石林。第二次,七八年前,昆明,大理,丽江。这一次,我又来了,无目标的玩,退休后的日子,就是这样的随意。

    一路从景洪开车狂奔,中午到了昆明。下午这个时间段做什么呢?不敢打电话,打了的后果就是连续的应酬和吃饭喝酒,怕了。虽然几个朋友也是多年没有

  • 上一页 123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