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楼梦》看了两三遍,始终喜欢林黛玉。不是因为她是女主角,只是喜欢她的真。都说薛宝钗为人随和、贞静贤德,但我就是喜欢不起来她。如果说薛宝钗是知世故而世故,那么林黛玉就是知世故而不世故。薛宝钗的行事为人处处透着虚和假,林黛玉却时时刻刻活得率真随性。论才华,林黛玉更甚薛宝钗一筹;论德行,薛宝钗更甚林黛玉

  • 这几日一直在回忆哪里读到的一句话,只是想不起。这会儿借着度娘之力,总算是闹明白了,原是这么说的:时间过得张牙舞爪,光阴逃得死去活来。你看这奔腾而过的日子,可不就是张牙舞爪吗?一月、二月、三月、四月、五月,过几个小时又到了六月了。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稀里糊涂就过来了。难怪古人要说:光阴似箭,岁月

  • 《红楼梦》看了大半,已有人去楼空之感。司琪、入画、蕊官、藕官等被逐,晴雯死了,薛宝钗搬出大观园,迎春嫁了孙绍祖,当真是离歌起,秋风悲,难怪贾宝玉要伤感了。从前的那份热闹是再没有了,红楼亦将轰然倒塌。不止宝玉伤感,连我这个书外人也觉得有几分凄楚。

    每个人都将迎来自己的结局,或离或散,或喜或悲。谁是

  • 早起出门,特地看了下天气预报,说是七点钟左右有雨,于是我放心大胆的出去了。跑着跑着,天越来越暗,远处更是黑压压一片,果真是山雨欲来的架势。赶紧往回跑,结果还是跑不过雨。一开始七八个雨,后来愈下愈多,愈下愈猛。偏生我脚短,舍了命也不能几步跑回去,只得挨了雨。可厌的是,我拼命跑到了,雨也差不多止了。这老

  • 天气有点闷热,人也似乎被太阳融化了,懒懒的没有精神。这会子有点儿闲,不知道干什么好。无聊之余,觉得还是写几个字妥当。外面晴空万里,心里却好像云遮雾绕似的,也不知道是存的雨还是雪。外面的旗帜飘的厉害,这一阵狠风怎么就没刮到我心里?

    夏天的风,正暖暖吹过,心里却有些厌恶。太热了,人也就没精神,倒不如

  • 住的离山远了,就忘记是杨梅成熟的季节了。虽然习惯这一拨又一拨的雨,却忘了那梅雨的恼人了。可能是楼层住的高了,梅雨季节的返潮发霉都没有看见,也就没有了那种黏黏腻腻的心境。往常这个时候,每日早上必得要上一次山,看着杨梅由青转红再转黑,还有那些郁郁葱葱的绿色,心中也是一片生机盎然。

    这儿素日见的都是高

  • 距离我写上一篇文章已经半个月,时间真是快的没话说。这段时间忙忙碌碌,也就顾不上写东西了。今儿个算是可以稍微停一停,有点时间给自己想一想,理一理。但,我要写什么,我能写什么,一点也不知。就像是我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我要做什么样的工作,也是一点不知。

    人生充满了未知,即便是脚不沾地,也有一种虚无之感。

  • 四月已临近尾声,还未来得及看春花烂漫。时间似乎总是匆匆,浑不知是如何打发掉的。每日似乎很忙,也似乎很闲。一如人生似乎很充实,实则也很空虚。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看来,不只是为人处事,竟连时间也是一样的。大道至处,原是相通的。

    生活浑浑噩噩,无所谓参禅悟道。生命虚虚实实,无所谓生生死死。

  • 早起出门,刚跑出去就下雨了,又没命的往回跑,还是挨了几颗雨。天似乎要倒了,只管往外面倒水,雷电也来助威,好不恼人!十分钟时间,闹了个满头大汗。看那架势,大抵雨也是不会住了,没奈何只得回去。再睡回去是不可能的了,反正已经出了一身汗,干脆再跳回儿绳吧。

    等我跳完绳,雨也住了,太阳笑嘻嘻的。估摸着它们

  • 重读《红楼梦》,觉得比前次读又有些不同。留心的细节多了,留心的人物多了,也会在不经意间思考作者的用心。也就仅止于此,谈不上研究。看了几篇,也就只读到秦可卿和秦钟姐弟相继亡故。这几日,我一直在思考秦可卿怎么死的呢?

    通篇中,曹雪芹对秦可卿的着墨并不多,正面描写也少得很。然而,读者却绝不能轻看了她。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